無憂書城
返回 組織部長(第1部)目錄
無憂書城 > 官場小說 > 組織部長 > 組織部長(第1部) > 第二十八章 新的任務

第二十八章 新的任務

所屬書籍: 組織部長(第1部)     發布時間:2013-12-10

  歲月在省委組織部的大樓里悄悄地流逝,歲月同樣在省委組織部外面的風雨吹打中邁著不緊不慢的腳步。
  春天過去了,炎熱的夏天到了。賈士貞在組織部研究室度過了一年零兩個月,在省委組織部內部干部調整中,賈士貞出任地縣干部處副處長。
  就在賈士貞到地縣干部處上任的第三天晚上,周一桂給他打來電話,說他已經知道賈士貞到地縣干部處當副處長了。賈士貞覺得這消息傳得真是太快了。周一桂說他要到省里開會,順便想拜訪一下賈處長,如果有可能的話,還想見見錢部長。賈士貞說他不敢做這個主。
  通過幾件事的交往與接觸,賈士貞和卜言羽之間的關系更進了一步。在這次干部調整中,卜言羽被任命為省委組織部辦公室副主任,主要工作還是錢部長的秘書。賈士貞對周一桂雖然不甚了解,但是他總認為周一桂和王學西是兩類人,他們有本質上的區別。所以,他真心希望周一桂能夠再進一步,便把周一桂想見錢部長的事和卜言羽說了。
  第二天上午,卜言羽突然打電話給賈士貞,說錢部長下午三時約見周一桂,并要賈士貞一并參加,賈士貞隨即電話通知周一桂,周一桂一聽就慌張起來了。他在電話里急得結結巴巴地問賈士貞,本是想請錢部長赴宴的,認識一下聯絡聯絡感情,如果錢部長不方便,就改為登門拜訪一下,沒有什么工作要談。現在要去辦公室,那就必然有事要談,你想一個縣委書記,有什么要事需要在省委組織部長的辦公室談呢!再說了,在富麗堂皇的辦公室里,又有第三者在場,什么事也干不了。情急之下,兩人在電話里都無計可想。最后賈士貞說,既然錢部長在辦公室約見,那說明對他也只是禮節上的接待,如此這般,就速速掛了電話。周一桂想到上次在辦公室見顧處長時,他都感到尷尬,現在要見錢部長,他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下午兩點五十分,周一桂準時來到省委大門口,賈士貞引著周一桂進了省委組織部的紅樓,上了三樓,來到3001室門口。他輕輕地叩了門,聽到里面傳來了卜言羽的聲音,門開了,卜言羽說錢部長正在里面等候。見了面,錢部長招呼周一桂坐下,讓賈士貞倒水,周一桂只說不打攪了。錢部長不是那種喜歡黑著臉的人,對誰都是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更沒有那種咄咄逼人的架勢,“找我有什么事嗎?”他并不多言,只是微笑著把目光游來移去。
  賈士貞無需介紹錢部長,只介紹這位是烏城地區須臾縣委書記周一桂,其實也無需介紹,卜言羽早已向錢部長說過了。
  周一桂顯得有些窘迫,端端正正地坐在沙發上,雙手交叉著放在兩腿之間,慢慢地說道:“錢部長工作很忙,我只想找個時間請部長輕松一下,也沒有什么要事。只是士貞和我……”說到這里周一桂顯得有些局促,臉色一陣紅潤,“和我是多年的朋友了,只是借此機會,看看錢部長有沒有什么需要在基層辦的事,而部長讓我到辦公室來見面,倒讓我真的有些尷尬和不安了。”周一桂在官場到底還是老到的,雖然這種局面有些不合時宜,但讓他這么一說,隨和中帶著幾分幽默。本來真的有些尷尬反倒也就不尷尬了。
  錢國渠笑笑說:“下面的同志來省里也不容易,見見面也是應該的,都是為了工作嘛,小賈人不錯,現在是地縣干部處副處長了。也算是管你們這一級的官了。有事多和小賈聯系,我有什么事需要你們幫忙,就找小賈。”
  錢部長更加禮賢下士,他這么一說,氣氛就融洽得多了,關系似乎也拉近了一些。周一桂感到初次見面不便久留,既然目的已經達到,就站起來告辭了。錢部長從椅子上站起來,握著周一桂的手說:“我就不送了,請小賈代我送送吧!”
  出了錢部長的辦公室,周一桂才感到自己背上一片濕漉漉的,但心情卻是愉快的,畢竟他作為一個縣委書記,能夠單獨見了省委組織部長,這種機遇確實千載難逢,當然,他更是無限感激賈士貞。
  就在這關鍵時刻,賈士貞收到北京一所重點大學行政科學研究所的邀請函,他們已經和中組部、中宣部等有關部門研究決定,召開一次干部人事改革研討會。特邀賈士貞參加,并請他做好重點發言準備。
  賈士貞雖然非常高興,但又猶豫起來,那篇論文曾給他帶來不大不小的麻煩。現在被邀請他參加干部人事改革研討會,他就更不敢聲張。可見,妒忌已經成為障礙中國人才發展的隱形陰影了,在組織部門也不例外。這也是中國人的弊病。
  第二天上午,駝副部長把賈士貞找到辦公室,問起北京那所重點大學邀請他參加干部人事改革研討會的事。原來這所大學的行政科學研究所,同時給莫由省委組織部發了函,把邀請賈士貞參加干部人事改革研討會的事向單位領導做了通知。駝副部長非常高興,說錢部長表揚小賈有思想,有見地,也為莫由省委組織部爭得了榮譽。不僅支持賈士貞參加這次研討會,而且還作為組織部派去北京的重要工作來抓。
  賈士貞雖然沒有想到事情會出現這樣轉折性的結果,但是,他并不覺得這對于他今后來說是件好事。俗話說“人怕出名豬怕壯”。為了這篇論文,他已經受夠了說不出的苦處。但是,領導如此重視,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參加這樣重要的研討會呢?
  盡管賈士貞極其低調地出席了這次北京干部人事改革研討會,但是,經不住報紙、雜志、簡報的宣傳報道。不知不覺他又被推到了浪尖上去了。
  連日來,他成了莫由省委組織部上上下下議論的中心。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將會是什么。
  不久,賈士貞接受考察東臾地區縣委書記工作,也順便到幾個地委組織部熟悉了一下情況。
  東臾地委組織部干部科接到電話后,立即向地委組織部長周廉成和分管副部長王相民做了匯報,周廉成指示干部科立即打電話給賈士貞處長,約好派車前往省城接,但是,賈士貞堅拒了他們的美意。只是告訴他們抵達東臾的時間。
  這天下午五時許,賈士貞和地縣干部處另外一名叫于明的青年在東臾車站一下車,就見一瘦高個子年輕人手里舉著紙牌,上面寫著“接省委組織部賈處長”。大家握了手便上了奧迪轎車。
  奧迪轎車出了車站,穿過繁華的市區,緩緩駛進東臾賓館。客房已經安排好,李曉峰把賈、于二人領進房間,請他們稍稍洗漱,地委組織部一行正在大廳等候就餐。
  過了一會兒,賈、于二人下樓來了,李曉峰迎上去,來到大廳,兩位副部長以及幾位科長依次握手。然后簇擁著賈士貞進了一個豪華包間。大家依次而坐,賈士貞和于明居中,右邊空了位子。這時,坐在左邊的副部長王相民說:“周部長有點事,晚來一會兒,叫我們先開始。”
  晚餐過后,賈士貞硬是把幾位部長送走了。賈士貞洗了澡,趁于明洗漱時,給玲玲打個電話,報平安。
  剛放下電話,電話鈴就響了,賈士貞一接電話,卻是一個女人聲音,賈士貞一驚,正有些埋怨李曉峰怎么安排這種房間。如今,好多賓館都是這樣,神得很,男客人一住下,便會有小姐打電話問要不要服務。賈士貞說了一個喂,電話就傳來女人的聲音:“賈士貞同學,哦,賈處長……”
  賈士貞覺得這聲音有些似曾相識,想了想說:“你是……”
  “老同學,官當大了,聽不出來了,我是梅婷呀!”
  賈士貞一驚說:“是你呀!老同學,我們班的歌后嘛!你在哪兒?”
  “我現在就在東臾,可以見見你嗎?”
  “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怎么不能見!”賈士貞說,“哎,梅婷,你怎么知道我到東臾來的,你的消息來得也太快了!”
  “好了,我馬上到。”梅婷沒等賈士貞說話,便掛了電話。
  過了兩分鐘敲門聲響了,賈士貞一開門,見一窈窕女子站在門口,正巧于明剛洗完澡,只穿了短褲出了洗漱間。梅婷慌忙退出去,賈士貞跟到門外。梅婷連說說:“對不起,打攪你了,我讓服務員另開一間房,我們老同學聊聊天。”說著轉身去了服務臺,只說了一句話,就拿了牌牌過來開了門。賈士貞一看就知道,這是她早就安排好的。進了房間,室內溫度適宜,清香涼爽。梅婷便給賈士貞泡茶。
  賈士貞說:“十多年不見了,你還是這樣,美麗可人哪!”
  梅婷坐到旁邊的單人沙發里說:“老了,女人過了三十,就向半老徐娘奔去,還可什么人!”
  賈士貞不想說那些套話,便問:“你現在可以告訴我,是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的吧!”
  梅婷說:“老同學好厲害呀!真沒想到你居然到省委組織部當起處長來了,讓我不得不刮目相看那!早知你有今天,當初,我可是要和玲玲進行一場生死爭奪戰的呀!”說著大笑起來。
  梅婷還那樣幽默、潑辣、大方。賈士貞被她說得倒有些尷尬了,指著梅婷說:“你呀!還是那個脾氣,爽直、大方!”
  梅婷說:“玲玲現在好嗎?”
  “好,她調省文化廳了。”
  “她可是我們學校的校花呀!”
  “老同學,你不回答我的問題我也不問了。現在說說正事了吧!你這樣匆匆忙忙地要見我,不會沒有事吧!”
  “沒事,聽說你現在當大官了,我豈有不來拜訪之理呀!將來你要是知道我在這里連見都不見你,你不罵我?”
  “你現在就在東臾機關工作?”賈士貞問,“你愛人干什么?”
  梅婷收斂了笑容說:“讓老同學見笑了,我們都在小縣城,最底層。我愛人去年才調進陵江縣委辦公室,還是個小秘書。你不知道找了多少人,費了多少勁,我在縣文化館瞎混唄。和你這個省委組織部的大處長那是天地之別呀!”
  賈士貞不敢打官腔,但他已經猜著了八九分,陵江縣正是他此行的目的地,梅婷是不是陵江縣委書記高嘉請來的說客,尚不敢定論。他在心里思忖了半天,覺得不該再追問梅婷了,有些事情當事人也是出于無奈。該怎么處理只是他的事了。
  過了一會兒梅婷說:“老同學,說找你沒事,那是假話,你如今是省委組織部地縣干部處處長,是管地區、縣委領導的官,我可以想象得出,那些地區領導,縣委領導見到你是什么樣子,而你在他們心目中的重要地位更是不言而喻的了。有道是‘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姓仰頭看。’”
  賈士貞說:“梅婷,你瘋啦,什么話都說!”
  梅婷大笑起來,說:“雖是玩笑,可你知道嗎,老同學,省委組織部的處長在基層干部眼里那還了得!”
  賈士貞有些局促不安起來,說:“梅婷,你的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吧!我只不過是具體辦事人員,干部問題哪里這么簡單。下面的人不了解實際情況,說得那么玄乎。其實省委組織部的人,不要說處長,就是部長,三分鐘不呼吸照樣憋死。”
  梅婷說:“要不是因為你是我的同學,要不是我臉厚,想見到你這個省委組織部的大處長,談何容易?”
  賈士貞說:“好你個瘋丫頭,這些年你學得如此壞了。”
  梅婷說:“你不知道,一聽說省委組織部的大處長下來了,那些書記、縣長簡直不得了了。當然,要決定一個領導干部的升遷必須由掌權的領導決定,誰官大誰說了算,可是你們這些欽差大臣也是得罪不起的呀!筆一歪,說不定一句話就能送了他們的命!”
  賈士貞笑起來了:“老同學,哪能那么隨便,好了,我也不多解釋了。你想要我做什么,只要能幫的,我一定幫。我這點人性還是有的。”
  其實賈士貞的苦衷,梅婷哪里知道,自從借調到省委組織部,他小心謹慎,可是還是發生那么多事,有時還真羨慕那種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與世無爭,隨遇而安的生活。
  梅婷粲然一笑,說:“其實,我也不想怎么樣了,只是我愛人,現在縣委辦正缺少一個分管文字工作的副主任。”梅婷停了一下,盯著賈士貞的臉,“你明天就要去陵江了,高書記會一直陪著你的,如果方便的話,就在高書記面前提及我愛人魏欣的事,幫不幫就隨他去了。”
  賈士貞愣住了,他不是不肯幫梅婷,而且這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他作為省委組織部地縣干部處副處長,要是真的對縣委書記說這事,那縣委書記肯定會看這個面子的。何況高嘉高書記呢!現在社會如此復雜,他想高嘉目前百分之九十已經知道明天省委組織部派人考察他了。而且梅婷此行,說不定就是從高嘉那里得到的情況,或者梅婷是受高嘉所托,也未嘗沒有這種可能。
  賈士貞收起沸騰的思緒,緩緩一笑說:“老同學,你何嘗知道我明天要去陵江縣的呢?”
  梅婷的臉一下子紅潤起來了,但她的角色轉換得很快,旋即恢復起常態說:“士貞!哦,我失禮了!賈處長,有些事不可說得太明白了,給大家都留有一點想象的空間好嗎?”
  賈士貞坦然地笑了起來:“老同學,我只是隨便說說,好,我們都把話題放得輕松些,別那么累。我想好了,假如去你們縣一定去你們家看看。”
  梅婷一下子跳了起來,孩子似的抓住賈士貞的雙手,大聲叫了起來:“真的?”說著滿臉飛過一片片彩云。
  賈士貞握著梅婷的手說:“但是,說好了,不準做好菜,不準喝好酒,有一樣特殊菜,我掉頭走人,全部家常就行。”
  梅婷樂得合不攏嘴,說:“保證,保證。”
  梅婷準備告辭了,隨手從身邊的小坤包里掏出個信封,說是老同學初次見面的見面之禮吧!
  賈士貞臉色頓時變了,伸手推著梅婷的手說:“梅婷,你把我當做什么人了,我們是老同學啊!你讓我的心里好難受!”
  梅婷有些尷尬了,說:“士貞,我知道我這樣做,太庸俗了,可你不知道現在到處都一樣,現在上面下來人,送點土特產,送兩條中華煙,兩瓶好酒,那只是做做樣子的,里面都有個小信封。正常往來當然不會超過一千,這樣領導又不擔受賄的名,堂而皇之地收下了。如果沒有信封,領導自然也不會說什么,總感到你們下面的人不會辦事。”
  賈士貞不反駁,也不打官腔,想著剛才梅婷的一番話,他的心里陣陣地愧疚和隱痛,到省委組織部這短短幾年時間里,他耳聞目睹了一些,但那時他只是一個小小的配角,雖然也時而捫心自問,但是他沒有壓力,沒任何責任。現在他剛剛來到東臾,還沒有開始工作,就遇上這樣的事,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么。但是面對他當年的同學,賈士貞竭力放松自己,真誠地笑笑說:“梅婷,我們倆十多年不見面了,當年在學校里,大家都那么單純,真沒有想到,十多年后我們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見面了,當然在如今的官場,如果你把我也當做和他們一樣,看做是一丘之貉,我也不會做任何解釋,但總的說來,我……我們都要給對方一個寬松的環境。”
  梅婷把信封收回去了,沒有放進包里,依舊站在那里,她臉上不再尷尬了,說:“賈處長,我理解你,可你也要理解我,社會上,大家都這樣,我梅婷能超脫得了嗎?你不知道送禮人的心情,他送是心甘情愿的,目的是想解決問題,和那種索賄、權力交換不一樣。”
  賈士貞突然從梅婷手里拿過信封說:“梅婷,說實話,國家大事輪不到我來關心,可我想的是今后怎么做官,怎么選拔領導干部的問題。此外,梅婷,這是哪來的錢,多少?”
  梅婷笑笑說:“只……這個……”她伸出兩個手指。
  賈士貞又把信封還給梅婷,說:“你們倆每月收入多少?梅婷,我沒有想到在東臾會碰到你,更沒想到今天會發生這件……”
  梅婷說:“士貞,只要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就行了。其實這種事已經并不新鮮了,我也搞不清,這種風氣是怎么形成的,俗話說,到底是驢不推,還是磨不轉?誰都說不清楚,但我還是認為上梁不正下梁歪!”
  賈士貞仍笑著說:“你們縣里都這樣,能說點聽聽嗎?”
  梅婷認真地看著賈士貞說:“賈處長,你饒了我吧!你這是讓我在縣里蹲不下去啊!何況我家小魏又在縣委辦。再說了,小小縣城算什么。”梅婷有些難為情地看著賈士貞,并沒有把心里的話講下去。
  過了一會兒賈士貞說:“梅婷,我勸你還是不要干這事,人活著要坦坦蕩蕩,清清白白的,當然我知道,如今當官并不都是憑自己的能耐,靠關系,甚至如你所說花錢去買,這回你聽我的,看看不花一分錢,會是什么結果。”
  賈士貞的這一番話,讓梅婷很是感動,她何嘗不知道,這全憑她和賈士貞的同學關系,若是沒有這層關系,又會是什么結果呢?但她的心里又在想,高嘉讓她來找賈士貞,她總不能就這么算了,不管怎么說,這信息可是人家高書記提供的呀!猶豫了半天才說:“高書記這人還是不錯的。”
  梅婷突然轉了話題,倒讓賈士貞有些意外,說:“你說的是你們的縣委書記高嘉?”
  “是啊!”
  賈士貞卻不再追問,只是哦哦地應了兩聲。這樣一來梅婷反倒不好再說什么了,又坐了一會兒,只好提出告辭了。
  送走梅婷,回到房間,于明已經睡下了。賈士貞躺到床上,總也睡不著,想著明天去陵江一事。
  第二天早上,賈士貞醒來時已是近七點鐘,匆匆洗了臉,李曉峰就來請他們吃早飯了。早飯后先去地委組織部,見過周廉成部長,簡單交換了意見。樓下等候著兩輛奧迪車,本可用一輛車的,但李曉峰說周部長怕一輛車太擠。于是王副部長陪賈士貞乘一輛車,于明和李曉峰乘另一輛出了地委大門,向陵江縣駛去。

微信看書:微信搜索 -> 公眾號 -> 無憂書城
無憂書城 > 官場小說 > 組織部長 > 組織部長(第1部) > 第二十八章 新的任務

發表評論

看過此書的人還喜歡

1組織部長(第3部)作者:大木 2二號首長 第3部 3市長秘書前傳作者:王曉方 4接待處處長作者:高和 5市長秘書前傳2作者:王曉方 查看圖書全部分類
無憂書城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