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書城
返回 組織部長(第1部)目錄
無憂書城 > 官場小說 > 組織部長 > 組織部長(第1部) > 第三十章 又一次深深觸動

第三十章 又一次深深觸動

所屬書籍: 組織部長(第1部)     發布時間:2013-12-10

  第二天依舊和四套班子負責人談話。
  當天晚上,賈士貞和李曉峰商量,明天的談話請于明和李曉峰負責,他想請縣委組織部來一個同志陪他到有關鄉鎮看看。商量已定就請唐萬東部長派一個人。晚上九點多鐘,接到處長打來電話,問了一些簡單的情況,然后交代陵江縣結束后去烏城,考察一下周一桂。
  縣委組織部陪同賈士貞的是干部科長叫匡正。這人四十多歲,個子不高,滿臉肉疙瘩,他對賈士貞不冷不熱的。賈士貞平日就不喜歡這樣的人,即便是組織部的人,也不能每時每刻都拉著棺材臉,像家里死了人似的。賈士貞對這個人的感覺不怎么良好,覺得匡正的小眼睛總是飄忽著一種陰森的東西。僅此印象就改變了他的工作思路,他原以為既然是縣委組織部的干部科長,基本素質也還應該是可以的吧!在找人談話時準備讓他在場,畢竟考察干部一個人是不妥當的,現在他決定改變原先的想法,找人談話時避開匡正。
  匡正坐在轎車前面的位子上,賈士貞一個人坐在后座上。頭腦里想著自己身上的擔子。中央反復強調各級黨委、組織部門要認真選拔那些德才兼備的“四化”干部,作為省委組織部地縣干部處的一名副處長,位雖不高,但肩上的責任卻很重啊!現在他所進行的,不正是履行這樣的職責嗎!
  陳圩鄉離縣城不過二十多公里,轎車行駛不到半個小時,駕駛員說,前面圍著很多人的地方就是鄉政府。
  說話間,車子已經到了,大門口圍著一群人,賈士貞下了車。在一片吵鬧聲中聽到一個人說:“你是怎么當上副鄉長的?全鄉哪個不知道!”
  “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啊?你買通代表,請代表喝酒,現在又把你的內弟搞上村委會主任……”
  “你把那么多漁塘占為己有,不交給村里一分錢,現在又轉包給別人,從中牟取暴利……”
  人群中到底圍著什么人?群眾指責的副鄉長是誰?誰也看不清,場面十分混亂。
  雖然這事和他省委組織部考察干部工作的賈士貞沒有多大關系,但是,他還是走上前去,要看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請大家冷靜一下,這樣圍在鄉政府大門口不好……”
  賈士貞這時才注意到人群里一個中等個子,四方臉,三十歲出頭的男子正在吃力地撥開人群,大聲嚷著。
  “華鄉長,不是我們不相信你,你雖然是代表選舉的鄉長,是一個好鄉長,又為我們辦了很多好事,可是,我們知道,這事你解決不了,你不掌權……”
  “大家有話好好說,你們這樣也解決不了問題呀!”還是那個四方臉,被稱做華鄉長的男子大聲說。
  賈士貞回頭看看,不見了匡正。正在這時,匡正和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匆匆地趕來了,見了賈士貞尷尬得有些不知所措,“賈處長,請……請……我來處理。不好意思……”隨后大聲對那個華鄉長說,“華鄉長,你是怎么搞的?快……馬上把他們趕走!真是一些刁民!”
  “賈處長,這是陳圩鄉鐵書記。”匡正說。
  賈士貞看看面前的胖子,沒好氣地說:“你先把這事處理好。”
  鐵書記只好硬著頭皮,面對義憤填膺的群眾。
  賈士貞坐在會議室里,心情有些沉重起來。他把剛才鄉政府門口的事又和干部人事制度聯系到一起。群眾的情緒明顯是對那個副鄉長有著不滿情緒,還有選舉鄉長不掌權又是什么意思?
  會議室的茶幾上擺著切好的西瓜、葡萄各類水果,賈士貞還在想著大門口群眾,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匡正也出去了,會議室里只有他一個人。
  過了好久,鐵書記慌慌張張地進來了,滿頭大汗,說:“賈處長,這……真不好意思,讓領導看笑話了。”
  賈士貞本想問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覺得不妥當,鐵書記忙著遞煙拿水果,嘴里喋喋不休地嘮叨著。
  賈士貞見鐵書記不想提群眾吵鬧的事,也不便多問。停了一會兒,賈士貞說:“鐵書記,這樣吧!我想先和你單獨聊聊,還有其他地方嗎?”
  鐵書記說:“我們就在這里吧!”他又回頭對站在門口的中年人說:“惠副書記,請你和匡科長到秘書室等吧!”
  賈士貞和鐵書記坐在對面兩張沙發上,便從鐵書記是哪里人談起,何時讀書,什么學校畢業,何時在鄉里任職……談話氣氛倒也輕松愉快。談到縣委領導班子,鐵書記說,全國那些百強、十強縣不了解,反正絕大部分都差不多是一個模式,而且到了縣委書記縣長這個位置上水平也都差不多。他說,你想中國的官員誰也沒有專門學習過管理科學,一個跟一個學。鐵書記又說:“許多作風,下面都是跟上面學的。賈處長,因為你是省委組織部的領導,有些話我隨便說說,你也不要抓我的辮子。比如說,多年來各級黨委都有一名副書記分管政工,政工副書記必然分管組織的工作,組織工作就必然分管干部,這已經是多年的慣例了。但是,自從前幾年省委領導分工進行了調整,省里的政工副書記雖然分管組織工作卻不管干部了,干部工作由省委書記親自管。省里的榜樣出來了,地委書記就照著做,自己親自管干部,縣委書記一看,地委書記做樣子了,也就跟著學,以至省級機關的廳局,全省大小單位的一把手紛紛效仿。其實也沒有這個必要,哪個分管政工的副書記還敢不聽書記的。但是他們卻非要這樣做。”
  賈士貞問:“你們縣里也是這樣的?”
  鐵書記說:“全省那么多地市縣沒有一家不是這樣的。”
  賈士貞在省級機關也聽到這樣的議論,因為省級機關幾乎都是這樣,群眾也就習以為常了。只是省委組織部從沒有議論過這樣的事。
  鐵書記又說:“有一個縣委書記,在調整干部時,要提拔一個鄉黨委書記,這個鄉黨委副書記只任了一年副鄉長一年副書記,縣委組織部長在拿方案時任用了這個鄉黨委副書記主持工作。并在縣委常委會上講了幾條理由。誰知縣委書記火了,幾位常委暗暗支持組織部長,縣委書記的意見就沒有形成決議,從而對組織部長極為不滿,不久便把組織部長調到別的縣去了。雖然都是副縣級,但是這種做法卻反映出我們黨的干部工作的弊端。”
  賈士貞不停地點頭,覺得鐵書記很有思想,很有個性,并且能夠大膽地談出自己的看法。談話比較投機,不知不覺就過去三個小時,到了中午,賈士貞也不準備再和其他同志談了,就和鐵書記說好不喝酒,只吃便飯。
  于是兩人在鄉政府食堂吃了“四菜一湯”,中午也沒有休息,賈士貞要見一見華鄉長。華義彬看上去老實忠厚,見到賈士貞時還有些靦腆。見面之后,賈士貞問起上午大門口發生了什么事。華義彬有些吞吞吐吐,膽戰心驚。但是,賈士貞多少也了解了大致情況,便不再追問。談到工作時,華義彬隱隱流露出工作的難度,他是前年選舉時參選對象,農學院畢業后,被分配到鄉里當農業技術員,后來當了農技站長,那年在選副鄉長時順利當選。但華義彬分管農業,長年在農村跑,鄉里誰也不把他放在眼里。讓他參選鄉長的目的是為了保證內定的鄉長穩穩當當當選鄉長。誰知人代會上,這個華義彬居然意外地當選為鄉長,內定鄉長只得三分之一票落選了。原鄉長和現任黨委書記是表親,又和縣委組織部有關系,落選后仍留在本鄉當黨委副書記,原鄉長的分工依然沒變,所以他這個選舉鄉長也就成了擺設了。他多次向縣委組織部、縣委領導提出要求變動工作,只是至今無人過問。
  賈士貞問,縣委組織部為什么不過問。華義彬只是苦笑著搖搖頭。
  這時賈士貞才想到華義彬為什么吞吞吐吐,膽戰心驚。想到上午鐵書記振振有詞,侃侃而談,還真的差點把他給忽悠住了。現在有些干部別的沒學會,倒學會了忽悠領導的本領。
  賈士貞對鐵書記和這個選舉鄉長都有些似信非信。又找了那個落選鄉長和鄉政府的一些同志,證實了華義彬所言。
  當然,這個做法已經超越了他這次考察干部的范圍,然而,他卻進一步掌握了在社會轉型時期,基層干部人事制度上存在的一些問題。
  吃晚飯時,賈士貞破例喝了幾杯酒,卻不和黨委書記和那位落選的鄉長喝酒,而連連敬了華義彬三杯酒,并且杯杯喝干了,弄得在場的所有人都莫名其妙。
  晚上回到賓館也只有八點鐘,高嘉正候在大廳,見了賈處長就迎上去。來到客房,賈士貞一開門,地上有一封信,他隨手拿起來。大略一看,正是寫給他的信,不過下面卻沒有落款,在這一瞬間,高嘉也看到了這封信。他的臉色有些陰沉。
  賈士貞隨手把這封莫名其妙的信裝進口袋里,佯作無事的樣子。于明、李曉峰過來了,賈士貞說:“你們打牌吧,我洗個澡。”說著就進了里間的臥室,關上門,取出這封信。他坐在床上,打開臺燈,這是一封用印藍紙復寫的人民來信,信封上寫著“莫由省委組織部賈處長親啟”。賈士貞輕輕拆開信封,抽出信紙,見是反映高嘉的受賄問題,但卻沒有任何具體事實的人民來信。信的內容文理通順,字跡也很端正,落款是“一個善良的群眾”。賈士貞沒有馬上洗澡,轉身又出了臥室。見高、唐、于、李四人已經坐下拿牌,賈士貞瞥了一眼高嘉,覺得他的表情不像前兩天,始終是滿面春風,此刻少了幾分快樂,多了幾分憂郁。
  高嘉抬起頭,笑著對賈士貞說:“賈處長,你來吧!”
  賈士貞朝他看看,那笑有幾分勉強和尷尬。賈士貞擺擺手說:“你們玩吧!我渾身臭汗,先洗個澡。”但他卻站在那里未動。賈士貞看著高嘉手里的牌,高嘉總是出錯牌,總是“吃蒼蠅”,總是輸。
  賈士貞洗完澡,并沒有馬上出來,在床上靜靜地躺了一會兒。再次走出來,大家都讓他打牌,他說:“不打了吧,休息好不好?”
  李曉峰收了牌,彼此握手而別。
  高嘉似乎有些猶豫之態,賈士貞佯裝不知只把大家送至門口。高嘉也就只好惶惶地離開了。
  躺到床上,賈士貞心亂如麻。從這次到陵江來開始向前回憶,他覺得組織部門考察干部太有些程式化了,上面定好圈子,下面畫好線,考察干部的人只依此行事就好。群眾只看到組織部多威風,誰知道這里也只是表面文章、文字游戲,自己不能主張出一張牌。組織部的工作真的太微妙了,王學西因為有了仝世舉當上了副廳、正廳,而他表哥胡耀先不也是因為他當上了副縣長嗎?更讓他難以忘懷的是在陳圩鄉門口,群眾義憤填膺的情緒和華義彬,還有那個落選鄉長。隨著他職務的升遷,權力的增大,又會有多少人因他而被提拔呢?什么是組織?組織說到底最后就是一個人!這個人和張三搭上線了,張三就官運亨通,和李四密切了,李四就前途無量。究其本質,還是體制問題。在現行的干部管理體制下,叫任何一個人來從事這項工作,都必然會出現這樣的片面性和局限性。要克服在干部問題上個人權力的作用,就要從根本上解決體制問題,要有切實可行的監督機制,才能防止個人說了算。
  夜已經很深了,賈士貞收住自己茫茫的思緒,竭力讓大腦平靜下來。
  早飯之后,賈士貞說今天想聽聽縣直機關一些部委辦局的負責人的意見。第一個來談話的是縣委辦公室主任,就是高嘉說的那位年齡偏大的主任。賈士貞一看,此人恐怕已經五十多歲,也許那是高嘉的真心話,但后半句就顯得水分太大了。賈士貞也不想問他的姓名,只想聽聽他的意見。這位主任顯得十分沉穩,句句話都恰到好處,既不損害任何人,也不突出某領導,理論多,實際少,宏觀多,微觀少。更是閉口不談具體事例。這大概就是他多年來在縣委領導身邊得出的經驗,否則也不可能在縣委辦主任的位置干到今天!
  談話難以深入,人人都是一套放到桌面的套話,這也難怪,人家大權在握,誰敢冒著身家性命去玩!那不怕死的亡命之徒畢竟太少了。
  下午,賈士貞說自己要看材料,讓于明和李曉峰與那些部委辦局的負責人談話。他不想聽那些大同小異的套話了,說是看材料,實際上是在臥室里考慮問題。來陵江縣才三四天,說什么也要蹲一個星期,不然怕領導說他太草率了。突然他又想到華義彬的事,這樣一個年輕干部,又有群眾基礎,確是一個難得的基層干部,卻沒有一個很好的工作環境,賈士貞心中自有些憤憤不平,但又想,這又不是自己管的范圍,不覺有些猶豫和矛盾。于是開了門,把李曉峰叫進臥室。
  賈士貞給他倒了一杯水,兩人點著煙,賈士貞說:“曉峰,你知道陳圩鄉前兩年縣委安排的鄉長落選了,而參選的副鄉長當選鄉長的事嗎?”
  李曉峰說:“聽說了,有什么問題嗎?”
  賈士貞搖搖頭說:“不是有什么問題,我昨天在陳圩鄉,聽說這個情況,那個落選的鄉長現在是鄉黨委副書記,過去的分工沒調整,而他和鄉黨委書記關系又不一般,選舉的鄉長也就成了擺設了。”
  “這情況倒是不清楚,既是這種情況,縣委組織部有責任哪!我來找唐部長談談。”
  賈士貞沉思一會兒說:“曉峰科長!”賈士貞這一說就顯得他們倆的關系頓時親近了不少,李曉峰望著賈士貞,臉上始終露著笑意。“這個鄉長叫華義彬,農學院畢業,有群眾基礎,應該大膽地培養才是。現在的干部風氣越來越壞,要么靠人,靠關系,要么……”他想說“要么靠錢”,可他覺得他這樣說不妥當,就收住了話題。
  李曉峰自然明白賈士貞的意思,說:“賈處長,我們都是組織部門搞干部工作的,你比我更清楚,現在理論上講得好聽,干部‘四化’標準,但都是理論上說說,實際上還不是誰有權誰就說了算的,沒有關系,再好的人才,也不可能有人推薦。干部的推薦、使用已成了個人好惡、討好、拉幫結派的最好手段。省里我不知道,地區、縣里這種情況在所難免。”
  賈士貞說:“所以,”他沒有對李曉峰的話加任何評論,“我想,像華義彬這樣的干部,也要給他機會,這樣干部如果提到縣委副書記、副縣長的位置上,他一定會比那些人干得更好。你說呢?”
  李曉峰先是有些震驚,后來也就平靜了,笑笑說:“那自然,賈處長,在鄉黨委書記、鄉鎮長、縣部委辦局主要負責人位置上,像華義彬這樣的干部肯定多得很,但是符合縣委書記口味的,或者說縣委書記真心實意推薦的能有幾個!我說一個事給你聽聽:我們地區下面有個縣,有一個鄉黨委書記,工作一般,能力一般,無論從什么角度,縣里提拔副縣級干部肯定是輪不到他的。說來也怪,那年省里下來的扶貧工作隊,工作隊副隊長、省某廳局的領導恰和那個鄉黨委書記是大學里的同班同學,沒過多久,這位副隊長便向縣委推薦那個鄉黨委書記任副縣長。縣委書記先是一愣,立馬說,我們縣委也是這樣考慮的,縣委書記就拉著那個工作隊副隊長到地委組織部找部長,那個鄉黨委書記不久就當上副縣長了。”
  賈士貞點著頭,不停地吸著煙,過了半天,他說:“曉峰,不管其他人,我們也管不了那么多,現在體制就這樣子,豈是你我改變得了的?不過,華義彬的事,我們倆要管!”他說話的口氣認真而嚴肅,隨后抬頭看看李曉峰。
  李曉峰笑笑,說:“賈處長,這有什么難的,省委組織部地縣干部處處長要推薦一個副縣級干部,這實在是太小一件事,莫說一個,十個也沒問題呀!”
  賈士貞收斂了笑意,說:“曉峰,話千萬不能這樣說,我們既管不到這副縣級干部,也無權推薦干部。如果那樣做,也是不妥當的,或者說違反組織原則的。所以這事還得由你設法從中協調才是。”
  李曉峰說:“你放心,賈處長,這是您第一次向我打招呼,我一定會辦好的,再說您和那些領導不一樣,又不是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幫忙,而是為了舉薦人才。”
  賈士貞笑了笑說:“我是完全不會因為個人關系在干部問題上打招呼的,我只是對這種現象鳴不平!”李曉峰說:“賈處長,您如此認真,我絕不會當兒戲,一定會盡快給您回音的。”
  和李曉峰結束了談話,賈士貞依舊坐在臥室里抽煙,心里總想著考察干部的事。多少年來組織部門都是這樣考察干部的,而每一個領導干部提拔一級總有一種奧妙。朋友、親戚、同事、部下、同學等,大關系當大干部,小關系當小干部。他在機關干部處那段時間里,目睹了許多現實,產生過許許多多的疑問,使他逐步成熟起來。現在他認為,他在對待華義彬的問題上,才是真正的舉賢任能,是正義的,純潔的。如果組織部門管干部的每一個同志都能夠這樣,也許基層領導干部在選拔、任用、考察上會有一個大的進步。
  賈士貞的心里又想到公開選拔領導干部的事,想到他的那篇論文,自然也就想到正是因為那篇論文觸動了少數人。其實他真的不是為了出風頭,不是為了以此來壓倒哪一個人,他完全是為了呼吁組織部門的領導干部們,從體制上改變當前干部選拔任用上存在的問題。現在他越來越覺得選拔領導干部,非走公開選拔這條路不可了。給大家一個公開、公平、公正的機會,不靠關系,不靠個別領導好惡去推薦人才,只要有才能,有群眾基礎,就應該得到重用。這個辦法應該在一個縣、一個地區逐步擴大。

微信看書:微信搜索 -> 公眾號 -> 無憂書城
無憂書城 > 官場小說 > 組織部長 > 組織部長(第1部) > 第三十章 又一次深深觸動

發表評論

看過此書的人還喜歡

1二號首長 2駐京辦主任 3市長秘書作者:王曉方 4滄浪之水 5駐京辦主任(二) 查看圖書全部分類
無憂書城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