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書城
返回 組織部長(第2部)目錄

第十二章 復雜關系

所屬書籍: 組織部長(第2部)     發布時間:2013-12-10

  三十六
  就在全市掀起轟轟烈烈公開選拔四十四名副縣處級和四名正縣處級領導干部時,突然有一縣一區的縣委組織部長急需調整。上臾縣委組織部長兆達患了鼻咽癌,剛剛去世,臾山區委組織部長被中央機關某部選調走了。組織部長在一個地區不僅處于重要的位置,而且身上的重擔遠遠超過一個副書記或者副縣長。過去遇到這種情況,除了領導特別交辦的人選之外,一般都是市委組織部近水樓臺先得月。市委組織部長便會把自己心目中最有位置的科長們提拔出去,光榮地被推出市委組織部!擔當起縣區委常委、組織部長的重任。
  然而,到底如何處理這件事,卻讓賈士貞頗費一番腦子。不是賈士貞沒有這個能力,也不是西臾沒這樣的人選,只是應該采用什么辦法的問題。這兩個地方的一把手書記不僅打過電話找賈士貞,也親自談過要求盡快配組織部長的事,上臾縣委書記要推薦一個鄉黨委書記擔任組織部長,還說馬上以縣委常委名義報送給市委組織部,賈士貞讓他等一等。這天常書記的秘書專程跑到賈士貞辦公室,說常書記請他。賈士貞立即來到常書記辦公室,常書記精神煥發,情緒昂然,開門見山地就說起上臾縣和臾山區兩個組織部長的事,并且說兩個地方的一把手書記催得很緊,他干脆提出自己的觀點,認為縣區委常委組織部長目前最好不要采取公開選拔的辦法,可以擴大推薦渠道,把推薦上來的人選進行比較,再進行嚴格的考察,最后在市委常委會上無記名投票,這也是改革一種辦法。
  作為市委組織部長,賈士貞覺得常書記所講的話不是沒有道理,這樣推薦選拔領導干部的方法和程序在各級黨委,組織部門已經沿用了幾十年,而且目前在中國從上到下仍然在這樣做。一把手的權力是誰也動搖不了的,當然常書記的話也具有一樣的絕對權力,賈士貞到西臾之后,對常書記這方面的民主意識從心里是敬重的,特別是原來王部長在任時已經考察過的那批干部,當然他知道那些干部能夠被推薦到考察這一步,肯定是經過常書記和朱副書記的,如果常書記一定要把這批干部拿到常委會上研究,他賈士貞還真的不能不服從,可是常書記居然采納了他的意見。現在書記提出一縣一區的組織部長問題,賈士貞又有什么理由不執行書記的意見呢!可是賈士貞又感到在全市大張旗鼓地宣傳公開選拔四十四名副縣級和四名正縣級領導干部的關鍵時刻,市委突然任命兩名縣區委組織部長,那么群眾又會怎么看待呢?
  賈士貞一直沉默不語,甚至陷入深沉的思考當中,常書記又繼續講了一些想法,隨后提出讓他的秘書程文武出任上臾縣委組織部長,臾山區委組織部長可以從組織部選擇一個科長。常書記的意圖賈士貞再清楚不過了,他想讓程秘書出任縣委組織部長,另一個由組織部決定,這當然是一種搞平衡辦法。像出售商品一樣,搞起搭配來。
  賈士貞沒有表示反對也沒有支持常書記的意見,臨走的時候只說了一句,請常書記容我考慮一下。到了外間,程文武滿臉笑容地迎了上來,跟在賈士貞后面,一直把他送到樓下,賈士貞覺得程文武今天有點異常,變得這么熱情,往日他來常書記辦公室時,程文武雖說對他這個組織部長比對別人要熱情,可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把他一直送到大樓門口,還站在那里不肯離去。那種笑容也很特別,賈士貞心中暗暗好笑,覺得這才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故然程文武送他是一種禮貌,一種尊重,但是從三樓到一樓,既不需要坐飛機,也不要乘火車,樓梯還是他自己一個臺階一個臺階走下來的。
  回到辦公室,賈士貞不得不認真對待這樣一個嚴肅的問題了。他在省委組織部八年,無論在機關干部處,還是在市縣干部處,他經手考察、選拔、任用的地廳級領導干部不知道有多少,每一個干部到底是怎么被推薦上來的,他并不那么清楚,那時他只是處在一個具體執行者的位置上,一個極普通的工作人員,處長讓干什么就干什么,從不多問一句話,有些干部到底書記如何向組織部長在私下里交辦的,他當然不得而知,至于部長又如何決定哪些候選人的,同樣是一個秘密。也許這就是現有的干部人事管理中存在的弊端,如今他的角色轉換了,他由具體執行者變為大權在握的決策者。他現在接觸的是市委書記,市委書記是這個地區的最高權力的代表和象征,市委書記向他交辦一個副處級干部的提升問題,這實在是太小的一件事了,賈士貞當然沒有任何理由不執行書記的指示。何況是領導的秘書,領導的秘書是什么人?他的權力僅次于領導,在省里,省委書記的秘書現在當省長、副省長,當市委書記、廳長的大有人在,誰都知道,領導秘書為什么個個提拔重用,那是因為秘書知道領導的秘密,甚至連領導的私生活都了如指掌,時間越長,秘書掌握領導的秘密也就越多,領導當然不能讓秘書留在身邊太久,要換秘書,那就得提拔,而且還必須有權力的重要位置。實際上,領導秘書提拔的特權比組織部的干部還要大。
  賈士貞到任以來,應該說常書記對他工作的支持,是一般市委書記難以做到的,這一點賈士貞不止一次想過。固然常書記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念著那次他考察他的特殊關系,但是作為一個市委書記的胸懷,讓賈士貞一直從心底佩服而且非常激動,若是市委書記根本不顧及關系,死死控制著置高無尚的權力,他賈士貞再有能力,也將一事無成,他的所有改革方案也將付之東流。在這種情況下,書記提出要安排自己的秘書,這是人之常情,賈士貞當然沒有任何理由推托。但是,當賈士貞想到即將推開的全市公選是處級領導干部的嘗試工作,他又猶豫起來了。
  現在擺在賈士貞面前的是市委書記秘書的提拔問題,這是他擔任市委組織部長以來碰到的第一個棘手問題,應該說也是最難解決的問題。程文武和張敬原、莊同高不同,他是市委書記的秘書。賈士貞不得不慎重對待。他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就是在市委組織部燒起來的,他一個市委組織部長總不能把火燒到市委大樓,燒到市委書記的頭上吧!
  說來也怪,這個本屬于西臾高層領導的個別談話,兩天后就傳出去了。市委要提拔兩個縣區委組織部長的消息本來只是市委書記和組織部長兩人之間的事,怎么會傳出去呢?而且賈部長基本沒有表態,更沒有和組織部的任何人議論過,難道有人竊聽他們的談話?
  賈士貞和常書記談話后的第三天下午,賈士貞剛走出辦公室的門,正好被莊同高逮住了,賈士貞一看是組織部剛調出去的縣區干部科長,只好開門回到辦公室,賈士貞熱情地給莊同高倒了水,問他工作怎么樣,希望他能夠報名參加這次副縣級干部的公開選拔。莊同高顯然是有備而來,或許是聽到什么風聲了,莊同高從匯報自己的思想很快就切入主題,接著干脆說市委準備配備兩個縣區委組織部長,希望賈部長能夠考慮他在組織部工作多年的老同志,給他一次機會,這樣的機會對于他來說,實在是不容易的。賈士貞先是一愣,本想問他是怎么知道這個消息的,但是又覺得問這樣一個太低級太愚蠢的問題沒有多大實際意義。但是賈士貞并沒有打官腔,講了一些莊同高的實際情況,讓他多少受到一點感動,莊同高仍然再三懇求賈部長多多關心,也就告辭了。
  吃了晚飯,剛回到宿舍,賈士貞正想給妻子打個電話,問女兒嵐嵐放假了沒有,如果女兒放假了,讓妻子請公休假,到他這里來住一段時間,賈士貞剛向電話走去時,電話鈴聲響了,他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作為一個市委組織部長,有些人總希望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談一些不能公開的話題。賈士貞坐到沙發上,拿起電話,電話里傳來了朱副書記的聲音。朱副書記雖然是政工副書記,是直接分管組織部的市委領導,但是由于賈士貞改革干部人事制度一連串的舉措推出來之后,朱副書記的政工書記覺得自己受到了冷落。按理說政工書記和組織部的關系是相當密切的,可是自從賈士貞來了之后,他突然間覺得他這個政工副書記與組織部沒什么關系了,這么長時間常委會只研究過三個縣級處干部,會議之前雖然賈士貞向他匯報過幾次,但是又無法形成統一意見,連常書記也讓直接拿到常委會討論。賈士貞知道朱副書記對他有看法,不滿意,可他只是裝聾作啞,他覺得自己所做的工作沒有錯,光明磊落,沒有任何個人私利。賈士貞抓著電話,一陣思緒之后,叫了一聲:“朱副書記你好!”在賈士貞的記憶里,這是朱副書記第一次把電話打到他的宿舍,所以他顯得非常尊重,也非常客氣地問領導有什么指示。朱化民先是一陣爽朗大笑,接著和賈士貞說起笑話來了。他問賈部長憋了多少時間了,是不是應該想辦法排排澇呀!賈士貞一時不知朱副書記說的是什么意思,仔細一想,原來是一句粗話,這讓賈士貞大惑不解,朱副書記和他之間從來都是板著面孔的,見面也不多說一句話的,怎么突然變成不拘小節的老朋友了呢?正在賈士貞茫然不知所措時,朱副書記接著說,賈部長你不能讓老婆長期這么干旱下去,總得去抗抗旱呀!廣大農村都像你們這樣,旱的旱,澇的澇,那怎么行呢!要不要我給你通個管子,從西臾通到省城。賈士貞心里明白,官場上都這樣的,這叫沒話找話說,也是一種套近乎的辦法,領導主動給你套近乎,你可不能不識抬舉,也只好跟著敷衍幾句。話題一轉,朱副書記自然以政工書記的身份談起工作來了。道理講得一套一套的。簡直把賈士貞吹成中國當今第一個改革家,賈士貞被說得全身汗毛都排成了隊,看看時間過去了十多分鐘,朱副書記還在沒完沒了地說,賈士貞也插不上嘴,心想朱副書記還真舍得花電話費。終于朱副書記說到正題了,賈士貞才明白朱副書記是為了兩個縣區委組織部長的事。常委會上,賈士貞已經感覺到朱副書記和喬柏明、高興明之間的關系,只是因為喬柏明犯了事,對他似乎是一個意外的打擊,否則,政工書記也不至于要向組織部長說那么多廢話,兩個縣區委組織部長算什么。過去朱化民不知道親手提拔了多少這樣的干部,然而現在他作為市委政工副書記,要提拔一個縣區委組織部長,還要動這么大干戈,像求市委組織部長一樣,但是,他的心里總是有想法的。最后朱化民說,他和常書記的意見,讓程文武去上臾縣,莊同高去臾山區。他這樣說,實際上帶著市委常委的權力,或者說是市委書記和市委政工副書記定下來的兩個副縣級干部的提拔是不可改變的。
  賈士貞并不覺得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朱副書記畢竟是政工副書記,分管組織部工作,官場上誰都知道下級服從上級,這是再普通不過的道理了。
  放下電話,賈士貞坐在沙發上愣了一會,他可以想象出來的,如果不是公開選拔縣處級領導干部,還像過去那樣靠領導推薦,恐怕他的手機和電話早就打爆了,說不定連吃飯撒尿的時候都有人守著。上面三令五申說要遏制跑官、要官、買官,這種提法不科學,無論是跑、要、買,實際上是對權力而言,一定是有人手握重權,沒有這種至高無上的權力哪有跑和要?沒有賣哪有買?說來說去關鍵在于制度,就像市委組織部剛剛公開選拔的八位科長,怎么就沒有人跑、沒有人買的呢?
  直到九點多鐘,賈士貞才給玲玲打了電話,玲玲一聽丈夫叫她帶著女兒到西臾來,心里并不高興,她說并不是她不愿意休假,何況國家明文規定夫妻分居每年有一個月探親假,只是她不想從省城跑到市里過那全職太太的無聊生活,玲玲有些抱怨他,說人家異地交流的干部誰不是雙休日回家團圓,哪有工作忙到如此程度的?電話里沒有結果,賈士貞心里自然不高興,心想,組織部長又不是出家當和尚,白天工作繁忙還好,每當夜里醒來時,十分思念妻兒,越想越睡不著覺,于是決定近期抽時間回省城一下。
  這樣胡思亂想著,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一覺醒來,窗外還一片昏暗,頭腦中依稀存留著片片隱隱約約的記憶,忽然覺得下面一片涼涼的東西,細細回憶起來,原來做了一個荒唐的夢。
  每天上下班,賈士貞不讓司機用車子接送,他說不是他思想有多好,也不是沒有這個待遇,像他這樣年紀輕輕的,兩條腿就不走路了,怕將來這兩條腿會像人的尾巴一樣,長期不用會退化掉了,到那時人也成了廢物了。小苗說沒想到賈部長如此幽默,越發覺得賈部長和過去歷屆組織部長差別太大。這天早上,賈士貞剛出了宿舍的門,就見到小苗把車子停在門前的路邊,看到賈部長出了門,小苗迎了上去。賈士貞心想,小苗八成是有事要對他說,否則不會專程來接他的,為了接他上下班,不知被他說了多少次,后來小苗也就習慣了。市級機關的小車司機人人都說小苗是最舒服、最自在的一個。別的領導司機不僅上下班要候著領導,無論多遲,都不能走開。而賈部長除了長途,平時很少用車。
  賈士貞跟著小苗來到小車旁,沒有上車的意思,等著小苗和他說話,小苗紅著臉說:“賈部長,請上車吧!”
  賈士貞并沒有批評的意思,也沒上車,仍站在車旁,說:“小苗,你有事吧!我記得早上沒給你打電話吧!”
  小苗已經將車門拉開,看著賈士貞愣笑,說:“賈部長,你上吧!上車后,一邊走一邊和你說。”
  賈士貞只好上了車,小苗點火引擎,汽車呼嚕了半天也沒發動起來,小苗不緊不慢地一次又一次地點著火,小苗一邊發動一邊埋怨老牙車。還說市政府辦公室主任瞎了眼了,別的領導都換車了,就是不給組織部換。這樣發動了好半天,終于緩緩開走了。小苗放慢速度,目光從前方的反光鏡里注意著賈士貞,說:“賈部長,這車子早該換換了,你看現在市直機關,四套班子領導不說,單是各部委辦局的領導們,誰還用這種車子呀!”
  賈士貞還不明白小苗是為這事一早來接他的,以為小苗針對剛才車子發動不起來而大發感慨的。他說:“我聽說桑塔納2000車子不錯啊!性能質量比3000好。原因是桑塔納2000是德國和上海大眾單獨簽的合同,單獨生產線,也是德國單獨技術,在利益分配上,德國拿了大頭利潤,后來中國發現上了當,錢都被人家賺去了,就終止了合同。所以桑塔納2000也就停產了。但這種車的質量還是很好的吧!”
  小苗說:“話是這么說,可是這車子畢竟老了,再說你是市委常委、組織部長,還用這種車,實在是……”小苗沒有說下去,賈士貞笑起來了,說:“看來你比我還講究嘛!我覺得汽車不過是一種代步的工具,人類文明進步才幾天,汽車的歷史也不過才一百多年,你說坐寶馬、凱迪拉克、奔馳,和普桑有什么不同?近年來,領導們坐車的攀比風越來越嚴重,那是因為花的是公家錢,不心疼,要是花的自己錢,他們還能那樣擺譜、擺闊嗎?對于平常百姓,坐車不過就是方便、快捷,若是自己拿錢買車,那又另當別論了,所以現在到處都在討論公車改革呢!”
  小苗說:“賈部長,像你這樣的領導真的不多了,駕駛員誰不想開好車子。就像騎自行車一樣,名牌新車騎起來就是順當,讓你騎一輛舊的破自行車,不是掉鏈子就是氣不足,除了鈴不響,到處都響。騎起來多費力氣呀!”
  賈士貞覺得小苗這個比喻倒也恰當,也就理解小苗為什么想開好車、新車了。這時已經進了市委大院,賈士貞剛想下車,小苗又說:“賈部長,如果有人同意換一輛車給你用,行不行?”
  賈士貞愣住了,說:“什么?哪有這樣的好事?小苗,你以為這真是一輛自行車呀!就是一輛自行車也是好幾百塊錢的事,你不是做夢吧!”
  小苗回過頭,朝賈士貞詭秘的一笑,這時車已經停在組織部辦公大樓前的廣場上,賈士貞一只手剛去開門,小苗說:“賈部長,真的!”
  “真的?”賈士貞松開手,又坐進車里,“小苗同志,那可是幾十萬元啊!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我還沒見過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我看你別做夢吧,這車有什么不好!”
  “賈部長,假如真的有人換呢?”小苗認真地看著賈士貞,眼睛閃動著驚奇的亮光。
  這時賈士貞突然明白過來,也許這才是小苗今天找他的真正目的。可是憑他一個司機,恐怕不會有人發神經到這種程度吧!這其中一定有幕后看不到的東西,八成是沖著他這個組織部長而來。賈士貞往后座上一靠,說:“小伙子,這才是你今天真正的目的吧!好,說來聽聽!”
  三十七
  西臾農業銀行行長江希泉剛買了一輛別克轎車,裸車近三十萬元,本想把自己那輛廣本換下來,一聽說市委組織部長還用桑塔納2000,主動提出來要把別克換給賈部長。這事情很簡單,可是連三歲小孩也不相信世界上會有這樣的好事。汽車里不能久留,于是賈士貞叫小苗隨他來到辦公室,聽完小苗的再次敘述之后,賈士貞只是讓小苗深表感謝,俗話說無功不受祿,讓小苗不要再提這事了。既然人家西臾農行江希泉行長沒有和他說這事,賈士貞也就裝作不知道一樣,省得麻煩。
  下午上班后不久,賈士貞接到江希泉行長的電話,說有事情要向賈部長匯報。賈士貞雖然滿口答應了,可掛了電話又在想,幾大銀行的人財物都是條條管理的,人事問題和當地組織部幾乎沒有什么瓜葛,特殊情況下,也是銀行的上級人事部門來人協商,可是現在江行長親自上門,到底會是什么事呢?難道還是為送別克車的事嗎?暫且不說該不該送和該不該收,這里面必然有蹊蹺,如果是有求于他這個市委組織部長的話,那這絕不是一般小事。雖然換一輛轎車不是個人裝進口袋的三十萬元錢,可是這事卻是非同小可。
  江行長來了,盡管兩人是第一次見面,但雙方都像十分熟悉的老朋友。看樣子,江希泉不到五十歲,中等個子,說話快言快語。賈士貞親自泡上一杯碧螺春,江行長說,早知道賈部長從省委組織部來到西臾,本該早就來拜見賈部長的,一則是工作忙,再則怕給賈部長增添麻煩,閑扯了半天,江希泉始終沒有說明來意。正在這時趙欣進屋請示工作,說小苗的車子再不修不行了。賈士貞說讓他陪小苗一同到修理廠看看到底什么原因再定。趙欣一走,江希泉說:“賈部長,汽車和人一樣,老了毛病自然多,該修就修,該換就換。現在市委市政府領導誰還坐桑塔納2000,不是奧迪、廣本,也是帕薩特。”
  賈士貞一時還沒有想到,市農行的一把手行長能知道他組織部長用的是什么車?再一想,江利長真的如此關心他的車,于是說:“江行長,這用車是講究不盡的,那些私營企業老板,人家賺到錢了,還買大奔、寶馬,也是應該的,西臾是經濟欠發達地區,能有車子用已經不錯了。哪像你們銀行,自己管鈔票的。不費事,我們可得花財政錢哪!”
  江希泉笑起來了,說:“賈部長,你要是不嫌孬的話,我那里有一輛別克,你先用著,如果部長怕人家說什么閑話,我把你那輛桑塔納2000開去用,名正言順換車,又不是拿回家去的,更沒裝進個人口袋。”
  賈士貞沒想到江行長找到這樣一個機會,使得這件事辦得如此自然,如此順理成章!真的這樣換了,誰又能說了什么來呢!但是賈士貞絕對不相信江行長僅僅為換車之事而來。于是說:“江行長,咱先不說這事了,你不是說找我有事嗎?不知江行長有什么事?”
  江希泉說:“賈部長,你不要見怪,我要向你解釋的是,可能你的司機向你說了關于換車的事,你一定認為這么大的事怎么只能和司機說呢?我并非是這個意思,你的司機小苗和我的司機是要好的朋友,聽我的司機說,賈部長至今還用桑塔納2000,而且常出毛病,那天正好小苗又和我的司機在一起,我就順便問一句,如果把別克換給你用,你一定很高興吧!可能小苗回來給賈部長說了。所以為了慎重起見,我今天特地來正式和賈部長說這事。這事就那么簡單,真的,賈部長!”
  賈士貞笑起來了,說:“原來江行長做好事不想留名啊!江行長,你的心意我領了,我想,你們銀行錢再多也不是自己口袋里的錢,一部轎車畢竟幾十萬啊!謝謝江行長美意!別克還是你自己留著用吧,我還年輕,哪能奪人所愛呢!”江希泉也為賈部長不過是做做樣子,拿拿架子,將來就是有人議論了,也會有人說,人家賈部長是堅決不肯換的,那是江某人硬要換,以所臨走時說:“賈部長,就這樣定了,你也別讓我難堪了,這事你就別管了,讓他們兩駕駛員去辦吧!”賈士貞再要說話,江行長已經告辭了。盡管賈部長最終也沒有接受江希泉美意的意思。但是賈士貞怎么也想不明白,江希泉絕不可能憑空要換一輛幾十萬元的轎車給他賈士貞的。這實在不符合人之常情。于是賈士貞又把小苗找來仔細詢問。小苗說他也感到納悶,銀行又不屬地方管,為了搞好關系也不至于花這樣的本錢吧。后來他從江行長的司機小周那里偶爾聽說江行長是程文武的舅舅,此時賈士貞才恍然大悟,睜大眼睛看著小苗,突然間好像明白了什么,賈士貞似乎有點不相信小苗的話,于是讓小苗主動了解一下個中原委。又過了一天,小苗來告訴賈士貞說他已經了解過了,千真萬確,江行長正是程文武的舅舅。這時賈士貞才真正想到,江行長為什么要把三十萬元的新別克換給他用。賈士貞知道其中的原因后,不再和小苗說這事了,但他不知道小苗是否知道程斌想當上臾縣委組織部長的事。
  現在賈士貞必須嚴肅對待這兩個縣區委組織部長的事了,市委書記、政工副書記都講話了,人家又動用了三十萬元的別克轎車,這兩天,賈士貞幾乎每時每刻都沒有忘記這件事,這還是他擔任市委組織部長以來最大的一筆交易,盡管是車換車,盡管這三十萬元的車子不是送給他個人的財產,但卻又不能不說人家是沖著他這個市委組織部長來的,在西臾需要用車的人太多了,為什么要換給他呢?農村上不起學的孩子太多了,為什么不把這三十萬元捐給貧困的孩子去讀書呢?
  賈士貞即使可以謝絕了江行長的美意,但他能拒絕市委書記和政工副書記的旨意嗎?只要領導的意見沒有錯誤的地方,作為一個普通常委、組織部長,就沒有任何理由不按領導的意圖辦事。賈士貞想想,自己真的是自尋煩惱,不該一開始就把提拔干部的權力一下子剎死了,其實也是不可能一下子剎死的,現在他所想的是怎么才能平穩地度過這個階段,他覺得自己是不是年輕氣盛,憑著一腔熱情,工作方法來得太猛。想想自己到西臾以來和常書記的接觸,堂堂的市委書記居然輕而易舉地放棄手中的絕對權力,生姜到底老的辣,常書記是不是讓他自己在實戰中教育自己,賈士貞一時找不到答案,他現在認真地體會、反思,這段時期的所作所為,他也就不能不考慮適當調整自己的工作思路了。
  下午臨下班時,接到玲玲的電話,說她已經到西臾了,這讓賈士貞又驚又喜,老婆連招呼也不打搞突然襲擊了。不管怎么說,心里還挺激動的,大概就是人們常說的久別勝新婚吧!
  回到宿舍,才知道是省文化廳的車子送玲玲和女兒到西臾的,賈士貞當著司機的面不好多問什么!可他在想,玲玲在文化廳不過是個副處長,怎么可能會有專車送他到西臾呢!
  陪司機吃了晚飯,賈士貞要安排司機住一宿,可司機說什么也不肯留下來,當時就返回省城了。
  一家三口回到宿舍,嵐嵐纏著爸爸不放,直到女兒睡覺了,兩口子才進入自己的天地。這時賈士貞才問玲玲,文化廳怎么會派專車送你們呢?玲玲才把她為什么突然來西臾的事說了。昨天上午,張副廳長把玲玲找到辦公室,說他們現在屬于夫妻分居,每年有一次探親假,還說賈部長工作太忙,不可能像普通職工一樣過探親假的,正好孩子放暑假,讓玲玲帶著孩子到西臾住一段時間,玲玲說前兩天丈夫也打過電話,只是她還沒有決定。張副廳長馬上說,明天就去吧,并說用他的車送玲玲。玲玲當然喜之不禁,最后張副廳長說,有一件事情托玲玲對賈部長說一說,張副廳長的一個叔伯弟弟就在西臾市委組織部當機關干部科長。由于市委組織部科長實行公開選拔,這位張科長平職調動了。聽說最近市委要提拔兩個縣區委組織部長,請賈部長能夠多多關心、照顧。
  玲玲這一說,賈士貞呆了半天,原來玲玲這次專車來探親,是張副廳長交給她特殊任務了。他不得不佩服這些人,還真的能鉆營出關系來,張敬原從來沒暴露這層關系,賈士貞一時不知該怎么對玲玲說,他更沒有想到的是他作為市委組織部長,調整組織部兩名科長,居然引來如此大的麻煩,一個是市委政工副書記表態要提拔,一個是省文化廳副廳長、老婆的頂頭上司說情,到底該怎么辦?這可把他給難住了。市委主要領導才交代的事,怎么就一下子傳了出去,而且這些人反應那么快。張副廳長是老婆的直接領導,這可是重要的人質!搞得不好,連家庭都會爆發一場戰爭,那他還能安心工作嗎?
  賈士貞一直在想著這兩個組織部長的事,白天還想到是不是應該調整一下自己的工作思路,現在又冒出自己老婆的頂頭上司出來說情,給他一睛子又增添了難度,兩個位置,三個重要級人物說情,無論怎么也擺不平呀!
  玲玲一看丈夫愣在那里,摟著她的雙手突然沒了勁,忙問怎么回事,賈士貞只說沒事沒事。過了一會兩人還是抖擻精神,進入了甜蜜的世界。
  第二天一早起床后,玲玲又問丈夫,張副廳長托她的事什么時候能有一個說法,她還要打電話回復領導呢!賈士貞一邊笑一邊說:“這么急啊!好像我是生產帽子的工廠,隨時可以送一頂似的。”
  玲玲說:“社會上誰不知道組織部長的權大,在省里,省委組織部長要提一個副廳級干部,那還不是小菜一碟!你是市委組織部長,要提拔一個副縣級干部,還不是同樣道理!人家張副廳長并沒為難你呀!”
  賈士貞說:“玲玲,這話一點都沒錯,組織部的權力確實太大了,何況我是組織部長呢!只是目前我們正在進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全市正在公開選拔四十四名副縣處級和四名正縣處級領導干部,在這個關鍵時刻怎么去提拔兩個縣區委組織部長呢?這個消息也不知道怎么傳出去的,市委領導,當事人的關系都直接捅到我這里來了,玲玲,讓我考慮考慮再說,好不好?”
  玲玲沒有想到,丈夫也給他打起官腔來了,如今的市委組織部長也不是當年省委組織部的處長、副處長,市直機關那么多部委辦局,還有縣區四套班子,安排幾個副縣處干部有何難處,可以說容如反掌。玲玲覺得丈夫掌了權,變了,變得有些不可思議,但她卻沒有表現出來。不想夫妻之間為此事弄得不愉快。
  賈士貞一到辦公室,趙欣過來請示工作,說市直機關和各縣區的報名工作匯報會的同志已經到了,問賈部長什么時候開會,賈士貞看看表說按時開會。
  西臾市首批公開選拔縣處級領導干部報名工作已經進行了三天,從幾個點的報名情況看,無論是報名的人數和報名的對象都是空前的,有的職位報名的人已經達到近百人。聽完匯報之后,賈士貞要求最后一天一定要堅持到晚上六點鐘,各組連夜匯總,第二天分四組進行資格審查,凡資格審查不合格人員,一定要當面說清不合格的理由,要讓當事人心服口服。隨后召開新聞發布會,由衛炳乾作為新聞發言人,趙欣、汪為民、孫中溪三人必要時協助解答。新聞發布會將邀請省八大媒體和西臾日報社、西臾晚報電視臺等新聞媒體記者參加。賈士貞仔細看了報名的名單,發現市委組織部原來的幾個科長和現任的科級干部大都沒有報名,便說起組織部干部的報名問題,衛炳乾說,組織部凡是符合條件的新老同志還在猶豫當中,大家都擔心第一次公開選拔,人數太多,也太集中,競爭力太強。雖然年齡卡得嚴格,但是規定正科四年,副科七年,或者正副科連續六年以上都可以報考,這樣的對象相對就多了。賈士貞還是希望符合條件的同志都參加公開選拔,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而且下次什么時候搞還不知道,應該說這是一次值得珍惜的機會。
  會后,賈士貞讓趙欣通知張敬原和莊同高,到他辦公室來。兩人不知道部長找他們何事,很快來到組織部,他們自己心里清楚,各自都在不同程度地找了關系,做了工作,一聽說部長找他們,都在猜測著,是不是提拔的事有說法了。在辦公室里見面之后,賈部長卻不提他們提拔的事,卻問他們是不是報名參加公開選拔,并且說報名只剩下最后一天了,希望他們抓住機會,不然機會失去了,以后的事情就難辦了。這樣一來,張敬原和莊同高唯一一點希望又破滅了,原來賈部長不是談他們提拔的事,難道他們所做的工作沒有一點效果?還是朱副書記和張副廳長還沒有做賈部長的工作?聽了賈部長叫他們報名參加縣處級領導干部的公開選拔,他們的心一下子涼透了。憑他們兩人的文化基礎,哪里敢參與如此真槍實彈的競爭呢,文化考試對于他們來說,那不是強人所難嗎?
  現在賈士貞才看出來,像張敬原、莊同高這樣的人,當初完全憑偶然的關系調進組織部,文化基礎差不說,平日又不注意學習,周圍的人阿諛奉承的多,半桶水都不到。現在書到用時方恨少,真正進考場那可不是吹牛皮的,考場可不是官場,是英雄是狗熊只有到考場上才能辨得清楚。通過組織部公開選拔的八名科長,賈士貞感到,組織部真的煥然一新了,工作生機勃勃不說,無論辦事效力,反應能力都截然不同了。那些老科長實際上已經不適應日新月異的時代步伐,機關里都實行無紙化辦公,電子政務,而一些老同志連電腦都不會用,連一個簡單的材料都要由專人打印好交給他,而目前選拔的這些科長精明強干,辦事效率也極高。
  這段時間,市委組織部有人到處放風說市委組織部完了,一大把熟悉專業的科長們都弄出去了,換了一批新手,他們根本不懂得組織部的工作是怎么做的。賈士貞在會上說,組織部的工作又不是歌德巴赫猜想,我到省委組織部第一天就參與考察干部,不是很快就熟悉了嗎!
  眼看時間已近中午,賈士貞希望組織部符合條件的同志都參加縣處級干部競聘,不光是為這些同志的前程著想,更希望通過公開考試證明公開選拔出來的干部的實力。隨后,賈士貞把正副科級干部集中到會議室。再次動員符合條件的同志報名競聘。散會后,賈士貞又留下衛炳乾,問他有什么想法,衛炳乾笑笑沒有說話,賈士貞說:“炳乾同志,你和組織部原來的大部分同志不一樣,你是省委組織部從高等學校選拔的選調生,是市委組織部唯一的特殊干部,既沒有參加這次公選,又不是過去憑關系調進組織部的老同志,我們當初決定讓你回到組織部,主要是從落實干部政策考慮,同時也考慮到你的特殊情況,所以,希望你積極參與競聘,并且希望你考出好成績,為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為首次公開選拔縣處級領導做出有力的證明。”
  衛炳乾說:“賈部長,你剛才說的我都想過,在組織部公選干部的關鍵時刻,領導把我調回來,讓我擔當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辦公室主任這樣重要的工作,我深知領導對我的器重和信任。組織部目前工作千頭萬緒,正是需要用人之際,我真不忍心這樣走了。當然我這只是假設。”
  賈士貞說:“炳乾,事業總是后浪推前浪的,我從不這樣考慮,只要同志們考出好成績,我希望大家都競爭出去。更何況,我們還有一名市委組織部副部長的崗位呢!”
  衛炳乾說:“賈部長,我還沒有想過報考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這個重要的位置呢。”
  賈士貞說:“為什么沒有考慮啊!都是同樣競爭,都是同一張試卷嘛!”
  衛炳乾感到有點像做夢一樣,想想自己當初被貶到鄉政府當副鄉長,名義上是副鄉長,實際上成了受人監督的囚犯,既沒分工又不分配具體工作,那段時間對于他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現在突然間當上了市委組織部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辦公室主任不說,報名竟聘市委組織部副部長了?他真的連想都沒敢想。衛炳乾冷靜了一會,紅著臉說:“賈部長,感謝您對我的信任,我一定試一試。”
  賈士貞看著衛炳乾,嚴肅地說:“炳乾,我們是在選拔人才,中國需要這樣的有效制度,你應該以實際行動支持這場改革。我不希望僅僅是一試,要勇敢地站出來,讓群眾檢驗,要成為市委組織部的驕傲,成為人事制度改革的先鋒。中組部發了那么多文件,中央也希望干部人事制度闖出一條改革的新道子。”
  三十八
  當天下午,賈士貞電話也沒打,直接來到常書記辦公室,程文武一見賈部長,頭點得如雞啄米,哈著腰急忙推開常書記的門,把賈士貞讓了進去,隨后輕輕地把門關好。這時常友連拿起電話,讓程文武帶著司機去他家里一趟。賈士貞聽得出來,常書記是故意把程文武支出去,以便他們談話的方便。
  賈士貞經過幾天的思考,他也覺得必須面對現實,面對當前全市的形勢,目前,西臾的干部隊伍里,各種思想都有,弄得不好,可能會影響到這次縣處級干部的公開選拔,甚至涉及領導同志的統一認識,賈士貞決定和常書記當面商量一下。
  當然,作為一個市,無論怎么改革干部人事制度,有些干部的任用是公開選拔代替不了的,市委組織部還要考察干部,基層黨委也要推薦干部,黨委照樣培養干部,也就是說組織部門和黨委任免干部的權力依然很大,只是如何使用這個權力的問題。目前,市委正在轟轟烈烈、大張旗鼓地公開選拔縣處級領導干部,一次公開選拔四十八名正副縣處級干部,這在全國還是少見的,因此要保證這次公選成功,達到預期效果,最重要的是要有嚴格的規則,確保“公開、公平、公正”,確保公開選拔的質量。至于兩名縣區委組織部長的配備問題,也應該在公開選拔干部的后期同時考慮,現在要動員那些被推薦對象都參加公選競爭,而且盡可能考出好成績。至于到時如何調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賈士貞這樣一說,讓常書記一時不知道如何處理,畢竟他是一把手,他覺得無論如何應該支持組織部長的工作。沉默了半天,他還是表示同意賈士貞的意見,說馬上動員程文武在下班之前把名報了。
  常友連之所以最終還是同意賈士貞的意見,他不是沒有想過,過去在西臾提拔干部時,雖然大權在他手里,可是他一個人也不是神仙,總有顧此失彼的時候,很難避免讓一些善于鉆營的人鉆了空子,一旦一個領導出了問題,群眾一邊罵當事人,一邊罵他受了賄。有時擺不平反而弄得矛盾重重,這些事例如教訓,常友連經歷得多了,雖然背后群眾是怎么罵他的,他沒有聽到,但是,說他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有時氣得他拍桌子。此外,讓常友連弄不明白的是,他故然過去和賈士貞有過那么一段特殊關系,自從賈士貞來到西臾任市委組織部長后,他總感到賈士貞是一個特別有魅力、特別有說服力的年輕人,盡管有時也覺得賈士貞過分了點,但是經不住他的耐心說服。這一次同樣是這樣,他的秘書程斌感覺到賈部長改革干部人事制度可能對他們這樣的人不利,所以迫不及待地想爭取這樣的機會,當然常友連同樣希望給自己秘書最后一次機會,然而,在賈士貞面前,卻又沒有堅持住自己的意見。甚至覺得這樣通過公開競爭,光明磊落,未必不是好事。這樣一想,常友連也就覺得賈士貞的做法雖然“左”了一點,但是終究是一個難得的組織部長。至于程文武怎么辦,到時只要他堅持意見,他總是相信他的權力的,一個市委書記連自己的秘書都提拔不了,那不是天大的笑話!這樣一想,也就覺得賈士貞的意見必須支持了。賈士貞又一次說服了常書記,他的心里踏實多了,不然兩個縣區委組織部長,三個實力雄厚的人競爭,怎么也擺不平!
  至于朱副書記那里,常書記說,工作由他做,讓賈士貞一心去把當前的公開選拔干部的事搞好。
  下班后,賈士貞準時回到家,臨時的家庭突然間有了生機,女兒在看電視,玲玲把飯菜都已做好,只等丈夫一進門就吃飯。這些日子賈士貞雖然工作上忙忙碌碌,但一下班就會想到在省城那么多年的穩定生活。小家庭的溫暖,到西臾之后,他的生活習慣亂了,天倫之樂也失去了,自己成了機器一樣,常常是一個人在餐廳吃完飯,把吃飯當作維持生命,害怕回到宿舍的那種寂寞和孤獨,不是沒完沒了的電話,就是迎來送往。
  賈士貞看著桌子上熱氣騰騰的菜說:“玲玲啊,看來還是老婆孩子在身邊好啊!你不知道,自從我調到西臾后,過的是什么日子,一個人真的感到莫名的孤獨。”
  玲玲說:“我不信,誰不知道男人以社會為家,女人才以家為社會,你們男人正是需要這種天馬行空,獨來獨往的自由自在的生活。”
  賈士貞盛好飯,一邊叫嵐嵐吃飯,一邊說:“你別聽那些所謂的社會學家胡說八道,依我看,沒有家的男人八成是會短壽的。”
  玲玲吃著飯說:“那你什么時候回省里?”
  賈士貞放下碗,看著玲玲說:“我剛下來,屁股還沒坐穩就想回去,回哪里?”賈士貞想了半天又說,“要不然你調下來吧!”
  玲玲嚼了一半的飯停了下來,張著嘴,半天沒說話。賈士貞說:“看你這樣子,你真的要下來,我還犯愁呢!”
  玲玲這時才嘆了口氣說:“你當我真的想來呀!再說了,我就是下來了,難道你還能把我的副處給抹掉了?”
  賈士貞說:“是啊,按說,你是省文化廳副處長,到市里順理成章地安排市文化局副局長。”
  玲玲說:“憑什么?你以為我不懂你們組織部的道道啊!省里到市里,市里到縣里,縣里到鄉里,誰不是提一級?按這個規定,我這個副處長到市里就應該當文化局局長。”
  賈士貞笑起來了:“我的姑奶奶,你算了吧!我把你調來當文化局局長,那西臾市還不成了頭號新聞,還不指著鼻子罵我啊!那我就成了口頭革命派,我的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也就前功盡棄了。我寧愿過著牛郎織女的苦行僧生活。熬幾年再說吧!”
  嵐嵐在一旁說:“爸爸,你不在家,我一放學回家就覺得家里空空的,沒有你在家時好玩。”
  賈士貞放下碗說:“好,咱們這就多陪陪女兒,”話音未落,有人敲門了,賈士貞一開門,見門口站著三個人,兩男一女,正發愣時,玲玲忙過來說:“喲,是宣局長、王局長、許局長啊!你們怎么來了!”
  賈士貞這才想起來,是市文化局宣廷展局長,王廣生、許秀琴副局長。宣局長是在開大會時匆匆見過一次,但名字倒是熟悉的,兩位副局長就有些陌生了。當然,賈士貞心里清楚。雖然文化局三位局長是玲玲的客人,卻是沖著他來的,賈士貞引導客人在客廳坐下來,玲玲忙著倒茶。宣局長說:“葛處長到西臾來也不和我們說一聲,我們也好按規矩接待呀,你看這樣不聲不響的,省廳知道了,說我們下級不懂禮節!”
  玲玲說:“三位局長說哪里話,我又不是因公出差,而是探親,沒那個必要嘛!”
  賈士貞說:“哪里需要什么禮節,我的客人自然由我來接待。”
  宣局長說:“賈部長,我們今天來是請葛處長和賈部長的,本來葛處長一來,我們就應該為她接風,可我們得到消息太晚了,這禮節還是需要的,平時想請賈部長也請不動啊!不知道賈部長能不能賞這個面子呢!”
  賈士貞看看玲玲,說:“三位局長其實是多心了,玲玲這次到西臾來,完全是探親,并非因公出差,我看一切禮節都免了吧!至于我們,大家都在市直機關里,也就家不敘常禮了!我和玲玲謝謝三位局長的美意!”
  宣局長說:“賈部長,那哪行啊!無論葛處長因公還是因私,但上級領導到我們西臾來了,對于我們來說就是公事,你看,為了慎重和真誠我們三個局長都來了,請賈部長、葛處長無論如何得給我們面子!”
  玲玲看著丈夫,猶豫著,賈士貞想了想說:“三位局長,這樣吧,你們也知道,這段時間,我一直忙著公開選拔縣處級領導的事,馬上要召開新聞發布會,我就不去了,讓玲玲做個代表吧!”
  玲玲正要說話,有人敲門了,賈士貞讓玲玲去開門,門一開,賈士貞見是程文武和農行江行長,知道玲玲和人家不熟悉,便讓玲玲陪文化局三位局長,自己上前握著兩位客人的手,宣局長他們都站起來,和江行長握著手,又急忙再握程文武的手,程文武身為市委書記的秘書,平日自然很少單獨和這些局長們打交道,但是局長們誰能不知道程秘書的身份呢!大家握完手,賈士貞讓玲玲陪宣局長他們在客廳里坐,便和江行長、程文武去了臥室。
  這樣一來,不用說,賈士貞完全清楚了,江希泉和程文武的關系了。
  這時江行長便主動介紹他和程文武的關系,還說他是如何看著文武的成長過程,自然把程文武大加贊揚一番。江行長說他聽文武說賈部長夫人來探親了,特地趕來看看,賈部長夫人真是名不虛傳啊,年輕漂亮。賈士貞想,這事怎么就傳到程文武那里去了。江行長說他是來請賈部長全家的,并且這事文武也向常書記做了匯報,常書記說他一定參加。這一說,讓賈士貞慌了起來,真的常書記要參加了,他賈士貞能有多大派頭呢?當然也就不好推托了,可他問程文武,這點私事干嗎要告訴常書記呢!程文武紅著臉,笑了笑,江行長站起來就要告辭了,賈士貞還想問問情況,可江行長已經退出臥室。
  到了客廳里,江行長向宣局長他們打聲招呼,就出了門,賈士貞把他們送出門,江行長又說,明天晚上下班后讓程文武來車接他們。
  回到客廳,宣局長他們還沒有走的意思,賈士貞只好坐下來陪他們。但又沒有什么話題好說,只得東拉西扯地沒話找話說,玲玲既怕宣局長他們尷尬,又怕丈夫為難,只能兩邊敷衍著。宣局長軟磨硬纏,目的還是希望賈部長能出席他們的宴請。在他們看來,能請到市委常委、組織部長,這可是天大的面子,不光是臉上有光,而且以后有什么事,總是方便些吧。實在推不掉,賈士貞只好讓他們推遲一天。
  剛送走了文化局三位局長,就接到周廣浩的電話,說下臾準備嘗試一下公開直選兩名鄉鎮黨委書記,希望賈部長給他們提提具體意見,賈士貞一聽,就興奮起來了。目前我們國家的選舉辦法都是先逐級產生代表,無論是人代會,還是黨代會,都是先逐級產生代表,然后由代表再選舉主要領導。由黨員或者選民直接選舉有很多好處,主要是體現黨員或選民的真實意愿,對于直接選舉,賈士貞雖然反復想過,但是還必須通過試點,尤其是在農村,目前中國農民的文化水平偏低,覺悟和認識都受到限制,必須通過試點,從中總結經驗,對干部人事制度的改革必將是一個巨大的推動。賈士貞在電話里談了自己的看法和一些意見,同意在他們試點時親自去下臾參加直選大會。
  放下電話,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鐘,賈士貞才告訴玲玲,明天晚上市農行江行長請客他們全家,至于常書記為什么要出席這場宴請,玲玲當然不可能知道其中的真正意圖。玲玲關心的還是市文化局和她的關系。夫妻倆上了床,玲玲說:“我知道你不想參加他們的宴請,可你總得給我點面子吧!”
  賈士貞說:“他們平時想找這樣的機會都找不到,平時市直機關那么多部委辦局,他們誰不想和組織部長套近乎,可沒有理由,他們這些人花的是公款,做的是順水人情。你說我干嗎要這樣呢?可是我又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還得硬著頭皮敷衍著。我來西臾這么長時間,除了上面來人,一般的應酬我一概免之,我真的怕你這一來不僅壞了我的規矩,也壞了我的胃喲!”
  玲玲撅著嘴說:“誰叫你當這個組織部長了,你要是在大街上掃馬路的,看還有誰請你。”
  玲玲剛躺下,突然翻過身,對賈士貞說:“你考慮得怎么樣了?張副廳長還等著我回話呢!”
  賈士貞知道玲玲說的是文化廳張副廳長關于張敬原的提拔問題,賈士貞雖然想了很多辦法,說服了常書記,又找了張敬原和莊同高,讓他們報名參加公開選拔,聰明人一定已經感覺到了他的態度,但是官場上的許多東西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這其中復雜過程,他怎么向玲玲說呢,又讓玲玲怎么用電話去向張副廳長表達呢!賈士貞真的為難起來了,他摟了摟玲玲,決定把這個復雜的過程和玲玲說一說,起碼老婆能夠理解他,他也相信玲玲是能有這點悟性的。
  賈士貞把目前正在準備公開選拔縣處級干部的事一說,又把在這關鍵時刻都是一些關鍵人物要提拔兩個縣區委組織部的事慢慢進行分析,玲玲長長嘆了一口氣,叫了一聲“媽呀”,說:“沒想到組織部長也這么難當,這不是把你往絕路上逼嗎?”賈士貞緊緊地摟著玲玲說:“也不至于吧!俗話說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彎頭自然直!”
  玲玲出生寒門,因為相貌出眾嫁給賈士貞,師專畢業就進了烏城地區文化局。也是因為賈士貞調到省委組織部,玲玲才調去省文化廳,至于她怎么當上副處長的,也許玲玲本人至今也不清楚,但是她一直是在大樹底下乘陰涼的,哪里真正懂得官場上的人情練達。再加上賈士貞這么一渲染,自然以為丈夫目前處境艱險,矛盾重重。心里自然心疼和同情丈夫了!
  夫妻分居那么長時間,今天剛見面,久別勝新婚。本來兩人上床的第一件事必然山呼海嘯,天崩地裂一場,然而這樣一來,誰也沒了那個心情了。盡管賈士貞早已“壯志凌云”,然而,此時此刻,怎么也抖擻不起精神,激情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賈士貞身居要職,從早到晚,頭腦里始終粘著許許多多人的影子,雖然不像農民工那樣筋疲力盡,但是一天下來,也是人困馬乏,漸漸地呼吸也就越來越粗了,玲玲卻毫無睡意,等到丈夫睡熟了,她才翻了個身,頭腦反而興奮起來,也難怪,玲玲伴著女兒,無所事事,養尊處優,哪里能睡得著,再加上張副廳長所托之事毫無結果,她便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著如何回復張副廳長。

微信看書:微信搜索 -> 公眾號 -> 無憂書城

發表評論

看過此書的人還喜歡

1組織部長(第2部)作者:大木 2駐京辦主任(三) 3臉譜作者:葉聽雨 4接待處處長作者:高和 5縣領導作者:史生榮 查看圖書全部分類
無憂書城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