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書城
返回 組織部長前傳目錄
無憂書城 > 官場小說 > 組織部長 > 組織部長前傳 > 第六章 對考察干部的思考

第六章 對考察干部的思考

所屬書籍: 組織部長前傳     發布時間:2013-12-10

  回到辦公室,賈士貞正兒八經地坐到自己那張椅子上,辦公桌和這張木椅都是舊的,打開抽屜,輕輕地把里面的碎紙收拾了,又找來抹布,在抽屜里擦了擦,一時也沒有東西可以往里面放,拿出昨天記錄的筆記本,放在桌子上。他忽然覺得辦公室里在他后面那張空著的桌上,又增加了一個女同志,是一個剛過三十歲的女人,也沒有人介紹她的姓名。
  “請問唐處長在嗎?”突然一個女人站在辦公室門口問。
  唐雨林抬起頭說:“你是……”
  “我是總工會的,來接你們去考察干部的!”
  “噢,好,”唐雨林轉身對賈士貞說,“士貞,咱們走!”
  來到組織部大門口,見一輛銀灰色的桑塔納轎車停在那里,這時賈士貞才注意這個女同志胖胖的身體,從臉上的皺紋看,總在五十歲之外。
  走到轎車旁,胖女人一邊開車門一邊說:“我是辦公室的,姓蒯,你們就叫我蒯大姐吧!”
  唐雨林一邊往轎車里鉆一邊說:“你們干部部的林部長呢?”
  “他正忙著準備接待你們呢。”蒯大姐說。
  上了車,駕駛員便引擎發動,點火開關連打幾次,才把車子發動著,出了省委大門不久,車子突然熄火了,駕駛員急忙發動,可是總是發動不起來。唐雨林看看表,九點已經過了,蒯大姐有些坐不住了,嘴里嘮叨著說:“什么車子不派,偏派個老爺車!”
  駕駛員無奈地下了車,掀開車前的上蓋。蒯大姐為難地回過頭說:“唐處長,真的對不起,我們打的走吧。”
  “好吧!”唐雨林打開車門,下了車,賈士貞從另一邊也下來了。蒯大姐攔了輛的士,三個人上了車。
  在省城,一個單位到另一個單位辦事,都是自己單位派車,或者打出租車,可組織部門不同于一般單位,考察組又不是領導,沒有專車,一般都是被考察單位派車到組織部來接人,這不僅是被考察單位的禮節,同時也表明組織部的地位不同一般單位。
  其實,一會工夫就到了總工會。蒯大姐很是過意不去,歉意道:“唐處長,真的對不起,委屈你們二位領導了。”
  電梯把他們送到六樓,來到小會議室,蒯大姐推開門說:“請二位稍坐片刻,我去叫干部部林部長。”
  林部長來了,這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同志,頭發花白、中等身材,他一進門就雙手抱拳,說:“實在對不起,我沒能親自去迎接二位,讓二位乘出租,太……太沒面子了。”
  “你是大忙人哪,也算日理萬機吧!”唐雨林看看林部長,居然沒有握手的意思。
  “這位是……”林部長看著賈士貞問。
  “賈士貞同志,我們處里的。你官當大了,也不深入基層!”唐雨林的話有些不客氣了。
  林部長聽出唐雨林的話中帶著刺,全當沒聽懂,滿臉笑容地說:“我老了,也不常去拜訪上級領導,請賈同志諒解啊!”
  “好了,開始吧!你們畢主席呢?我們總得先向他報個到,不然他還說我們搞突然襲擊呢!”唐雨林拍拍林部長的肩膀笑著說。
  “畢主席在等你們呢,他再忙,也要接待省委組織部的領導呀!”林部長說。
  “哎,我們的老林同志,我們怎么能是省委組織部的領導呢,我們是辦事員,跑腿的。”唐雨林心想,難怪國家決定干部到年齡要退下來,人老了,倚老賣老,什么老資格,像老林這樣的同志還在干部部長這樣重要的位置上干什么。
  “二位請稍坐,我去請畢主席。”林部長沒等唐、賈二人說話便離開會議室了。
  唐雨林說:“哦,士貞,這干部部長,就是人事處長。工、青、婦都稱做部。”“這個老林自以為當了十多年干部部長,總是老資老位的,也該讓讓位了!”
  賈士貞點點頭,在旁邊坐了下來。
  林部長來到畢主席辦公室,蒯大姐正在向畢主席匯報轎車一事:“這辦公室吳主任也是的,派了244號破桑塔納,出了省委大門就發動不起來了,搞得我好尷尬,只好打的回來了!”
  林部長進來了,畢主席低著頭看文件,林部長說:“我問過了,幾輛車子真的都有事,只有畢主席的車子,總不能用您畢主席的車子去接他們吧!其實就那么點路,還要車子接,都是下面慣壞了。難怪呢,唐雨林很不高興,說話總是帶刺!”
  畢主席抬起頭,看看林部長,又看看蒯大姐說:“算了,一點小事!別那么認真。”
  “這些欽差可不能得罪呀!”林部長說。
  “不卑不亢,以禮相待,待人之禮嘛。”畢主席突然笑起來說,“有人說組織部門的筆一歪!就能要你好看。我看也不至于,只要我畢某不倒,他們的筆一歪又怎么樣,你老林當了十多年正處級干部部長,誰把你怎么著了!”
  “不過。”畢主席又說,“老吳也是的,如果是無意的,那也沒什么,假如真的派輛破車,故意出洋相,當然也不好了。好,走。”
  剛出了門,畢主席回過頭說:“蒯玉玲,告訴辦公室吳天雄主任,安排中午飯!”又低聲說,“林昂,中午該你陪客。”
  “你陪不陪?”林昂部長問。
  “我就不陪了,老林,說句心里話,我真的害怕陪客吃飯,再說,組織部考核干部也是例行公事,我去陪不合適。知道情況的,說我是出于無奈,不知道情況的,還不說我貪吃,巴結組織部的人呢!”畢主席邊走邊說。
  “我也覺得不妥當。組織部的一個副處級組織員,叫一位正廳級領導陪,也是……接待外賓也講究對等職務啊!”林昂說。
  “倒也不是這個意思。人家畢竟是組織部門嘛,大權在握。”
  來到會議室門口,畢主席笑著伸出手說:“唐處長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唐雨林握著畢主席的手說:“畢主席,實在是沒辦法啊,本不該驚擾你,但事關重大,我們也是出于無奈。哦,畢主席這位是我們處里的賈士貞同志。”
  畢主席握著手說:“到底是組織部啊!都是年輕有為的好苗子,不像我們這里,干部都老化了。”
  “畢主席太保守了,應該培養年輕人呀!”
  “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編制就那么多,再說,這些老同志都干得好好的,你叫他們到哪兒去呢!要是能像組織部那樣就好了,干部們想調出就調出,而且調出去個個都提拔。誰不想做好事?可是像我們這種單位,能當到處級干部就很不容易了,每個人都得干到六十歲才退休。”畢主席說。
  “所以要進行機構改革,把我們這些老家伙都趕下臺去!”林昂說。
  “好,說正事吧,請唐處長說說來意。”畢主席坐下來,從口袋里取出紅塔山香煙,抽出兩支,遞一支給唐雨林,又遞一支給賈士貞。
  “二位,說句玩笑話,你們也許在笑話我,一個正廳級老家伙還抽這種煙,我必須申明,這煙是我自己花錢買的,你們信不信?這可是八塊錢一包,我一個月要抽兩條,就得一百六十元。”畢主席說。
  賈士貞看著這位五十多歲的總工會主席,覺得這人說話很實在,想到這里,昨天王主任硬塞給他們兩包中華牌香煙,而且回家后發現那放襯衣的紙袋子里還有一條中華牌香煙,當然他知道這些中華牌香煙都不可能是王學西自己掏錢買的。不知為什么,拿起面前的這支紅塔山香煙,這時林昂扔給他一盒火柴,他便點著了,慢慢地吸了起來。
  “畢主席,我們這次考核領導班子的程序,先是召開機關全體職工、下屬單位負責人大會,由黨組成員,主要是正、副主席和副廳級的紀檢組長個人述職,然后進行民意測驗,最后由我們兩人和大家個別交談。”唐雨林說。
  “好,按省委組織部意見辦。”畢主席說,“老林,都已經通知了吧!”畢主席看看表,“現在是九點四十五分,十點鐘開始!行嗎?”
  “好。”
  “老林,通知十點鐘到八樓會議室開會。”
  林昂走了。畢主席又掏出香煙,沒等他抽出,唐雨林已經從包里拿出一包中華牌香煙說:“畢主席,抽我的!”
  “到底是組織部的同志呀,比我這層次高多了。好,我來抽一支……”畢主席沒有說下去。
  八樓會議的主席臺上,唐雨林和畢主席坐在中間。唐雨林對著擴音器,把考核的程序講了之后,畢主席拿出一張紙,只用了五分鐘,就把述職報告念完了。隨后三位副主席和紀檢組長也分別進行了述職報告。
  唐雨林宣布民意測驗開始,賈士貞和林昂兩人分發民意測評表。并要求下午兩點半之前投入指定的投票箱內。
  散會后,已經十一點半了。林昂說:“請唐處長和賈士貞同志到二樓用中餐吧!”
  來到二樓餐廳,林昂在前面引路,進了一間叫聽雨軒的包廂內。
  隨后小姐上菜了,第一道菜是甲魚湯,第二道是一條大鱖魚。林昂說:“唐處長,我們是嚴格按照組織部、紀委的規定,四菜一湯,不準喝酒,你們不見怪吧!”
  “老林,你也是老同志了,紀委的規定我們應該帶頭執行,不能說一套做一套啊!你看這老鱉都不應該上。”唐雨林說。
  “唐處長給我們做出了表率。”林昂說,“另外,畢主席讓我給你們二位打個招呼,因為是考核干部,他就不陪了,請諒解。”
  飯上來了,小姐給他們三人盛了飯,相互間有一種說不出的微妙之處,一邊吃飯一邊客客氣氣,彬彬有禮,中飯很快吃完了,林昂把他們送進招待所一間標準間,說:“二位辛苦了一上午,中午休息一下吧!”
  “好,老林,你也忙吧!”唐雨林說。
  “下午兩點半我來叫你們。”
  林昂走了,賈士貞關上門,往床上一躺,覺得這種生活蠻舒服的,中午睡上個把小時,下午頭腦也清醒。這時唐雨林從衛生間出來了。“士貞,要不要打個電話,讓老廖那里的小張和小李來陪你學習文件哪!”
  “別開玩笑了。”賈士貞真怕那樣緊張的一中午,搞得人太興奮了,半天都難受。但他又怕掃了唐雨林的興致。“不過,如果唐處長真的想她們倆了,我也會舍命陪君子的!”
  “士貞,你開玩笑了,我想她們干什么!不過開開心而已,真是給我了,我還不敢呢!要是染上艾滋病,那就完了。”唐雨林大笑著往床上一躺,接著說,“算了,小憩一會兒,也是收獲。睡覺千萬不能想那事,想興奮了睡不著。”
  “嗯,士貞,昨天晚上怎么不見你跳舞啊!”
  “唐處長,我真的還不會那玩意兒呢!”
  “可惜!昨天宋雅真的出場了,讓大家過了把癮!你不知道過去只在電視上見過,昨天一見面,果然讓人如升仙境,有一種滿足感,那無可挑剔的眉眼,那如粉如脂的皮膚,天然一般風韻全在腰段!”他說著,好像口水都流了出來。
  “和你跳了?”
  “當然!”
  “摟得緊緊的?”
  “那哪能!”
  “那過什么癮!最好給你那個一下子!”
  “又胡扯了,那她能滿足多少男人!就這樣我都感到艷福不淺呢!”
  “那么多人她都陪了!”
  “我想不可能。”唐雨林的聲音越來越小了。
  下午兩點半,門鈴響了,賈士貞睜開惺忪的睡眼,開了門,林昂進來說:“唐處長,休息得怎么樣?”
  “還行。”唐雨林說著懶洋洋地從床上爬起來。
  他們又回到六樓小會議室,唐雨林說:“士貞,我們把投票箱拿來。”
  “我中午可真的是派了兩個人在守著了。”林昂說。
  唐雨林笑笑說:“我們林部長還挺幽默的,沒派兩個持槍的武警戰士?”
  林昂說:“只是我們那么嚴肅認真,誰知對你們使用干部時能起到多大作用?”
  大家一齊笑了起來,這句話卻引起賈士貞的注意。他又想到王學西他們的測評結果。是啊,群眾對一個領導的評價能起到多少作用,他真的不知道。對于這樣一個敏感的問題,又不便于問唐處長,只是把這樣的問題隱藏在內心深處,慢慢觀察觀察再說。
  對于賈士貞來說,考察干部確實是一件新鮮工作,但這畢竟不是哥德巴赫猜想,通過這短短幾天時間的實踐,賈士貞已經基本掌握了其中的奧妙。總工會的談話比省區劃設置辦公室進展得順利得多,兩個小時下來已經談了五個人。在推薦進入廳級領導干部人選中,國際部部長桑延華引起了一些爭議。正在這時一位四十多歲中等身材的男子出現在門口,正巧賈士貞站在門外,中年男子在倉促之間將手里的大半截香煙扔進門外的痰盂里,微笑著伸出手:“我是國際部的桑延華,林部長讓我來,請問……”
  賈士貞急忙握住桑延華的手說:“請進,桑部長,我叫賈士貞。”兩人進屋后,賈士貞介紹著,“這位是我們省委組織部的唐處長。”隨后又對唐雨林說:“這位是國際部的桑部長。”
  桑延華談話非常謹慎,賈士貞隱隱覺得省級機關干部們對組織部門的敬畏和謹慎。按說像桑延華這樣的人才,畢業于中央財政金融大學,已經在總工會正處級領導崗位上干了多年,可是在他這個臨時借調人員和唐雨林面前卻如此謙恭而謹慎,這其中的緣由自然引起他的深思,又想到剛才在門口見到桑延華居然把大半截香煙扔進痰盂里。于是賈士貞從包里拿出王學西給他的中華牌香煙,抽出一支,說:“桑部長,請抽煙。”
  桑延華擺著手說:“謝謝,我不抽煙。”
  賈士貞笑起來了:“桑部長,別那么太嚴肅了,抽吧!”說著抽出一支香煙,遞給桑延華,可桑延華接過香煙,始終沒有抽,把香煙悄悄地放到旁邊去。
  談話結束了,桑延華和唐雨林握了手,又抓住賈士貞的手,兩人握著手,卻都沒有松開,賈士貞一直把桑延華送到門外,桑延華放慢腳步往前走,賈士貞宛若送客一樣,突然桑延華低聲說:“冒昧地問一下賈處長是哪里人?”
  “烏城。”
  “我一聽聲音就覺得親切,我也是烏城的,咱們是老鄉了。”桑延華停住腳步,滿臉喜悅和興奮地看著賈士貞。
  “是嗎?”賈士貞轉身看著桑延華。
  桑延華再次握著賈士貞的手低聲說:“賈處長,我想和你單獨談一次話,不知是否方便?”
  賈士貞猶豫片刻,說:“行,你留個電話給我,如果星期天沒有什么活動的話,我打電話給你。”
  回到房間,已經到下班時間,唐雨林說:“士貞,咱們回去吧!”
  賈士貞對組織部考察干部的工作還是摸著石頭過河,自然聽唐雨林的。這時林部長來了。先說留他們吃便飯,又說車子已經準備好了,唐雨林不提吃飯的事,笑著說:“還是上午那輛車子?”
  “不,二位,早上實在對不起,這次是好車子。”
  “算了,我們還是乘公共汽車走吧!”
  “哪能呢,那成何體統!”林昂拍著唐雨林肩膀說。
  唐雨林看著賈士貞,賈士貞自然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便收拾筆記本,準備下樓。
  一輛豪華黑色桑塔納停在大門口,林昂把唐、賈二人送到轎車旁說:“明天早上八點半,去組織部辦公室接二位?”
  唐雨林上了車,車門半開著說:“老林,明天上午再聯系吧!”
  轎車發動了,這車就不一樣了,油門一打,發動機啪的一聲響起來了,駕駛員問:“二位領導怎么走?”
  唐雨林看看賈士貞,說:“你怎么辦,一個人回到宿舍,晚飯怎么辦?”
  “食堂。”
  “好,那走吧!”唐雨林作了個手勢,然后對賈士貞說,“要不你跟我去,我找個人事處長安排一下!”
  “不,不,不,唐處長,來日方長!”
  星期天下午,賈士貞和桑延華如約見面了。桑延華經過再三考慮,覺得在辦公室見面不適合,就在總工會招待所開了一間房。兩人一見面,就像老朋友一樣,桑延華有些激動,給賈士貞又點煙又倒水。
  桑延華原是中央財政金融大學財政學系畢業,雖然在省總工會擔任國際部部長,屬于正處級,但和所學專業毫無聯系,他一直希望能夠學以致用。桑延華直言不諱地談了他和辦公室一位副主任之間的矛盾,對于他來說這次考察干部非常重要,但是那個辦公室副主任發動一些人說他壞話。雖然他作為副廳級后備干部多年,但是都被那個副主任給搗蛋掉了。賈士貞說他目前還是個借調人員,還不知道組織部提拔干部的具體程序。不過他會盡可能在有關人員面前幫助推薦的,而且考察材料他一定會寫得很好的。這讓桑延華從心里感激不盡了。
  不管怎么說,桑延華覺得在省委組織部能夠結識賈士貞這樣一位老鄉還是非常高興的。事實上賈士貞在考察結束后竭力在唐雨林面前為桑延華說了許多好話。而他在寫桑延華的考察材料時不僅用了心,而且考察材料寫得非常出彩。至于那位辦公室副主任以及一些人反映桑延華的那些問題,賈士貞無法認定,當然也就不能寫進考察材料了。那些東西賈士貞就把它永遠留在自己的筆記本和他的記憶里。

微信看書:微信搜索 -> 公眾號 -> 無憂書城
無憂書城 > 官場小說 > 組織部長 > 組織部長前傳 > 第六章 對考察干部的思考

發表評論

看過此書的人還喜歡

1二號首長 第3部 2組織部長(第2部)作者:大木 3駐京辦主任(二) 4二號首長 5市長秘書前傳2作者:王曉方 查看圖書全部分類
無憂書城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