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書城
返回 組織部長前傳目錄
無憂書城 > 官場小說 > 組織部長 > 組織部長前傳 > 第二十章 宏門大酒店的“鴻門宴”

第二十章 宏門大酒店的“鴻門宴”

所屬書籍: 組織部長前傳     發布時間:2013-12-10

  賈士貞在機關干部處是處處謹慎,事事小心,平時不敢多說一句話,不敢多走一步路。每天早上仍然是早早地來到辦公室,打掃衛生,拖地抹桌子。仝處長的辦公室和他所在的那間大辦公室及二樓走廊樓梯,幾乎是被他一個人承包了下來一樣。轉眼,他回到省委組織部上班已兩個月了。
  早上,賈士貞剛打掃完衛生,唐雨林把他叫到處長室。
  仝處長向他交代了一個臨時任務,讓他隨駝副部長到外地參加一個會議,具體情況讓他和駝副部長直接聯系。
  到了駝副部長的辦公室,賈士貞才知道,是讓他跟隨駝副部長前去參加由江山市委召開的公開選拔處級領導干部的會議。本來駝副部長應該帶上兩個干部處的同志前去參加會議,但地縣干部處的人全部下基層了,只好帶上賈士貞一人前去參加會議了。
  賈士貞弄不清楚,這到底是駝副部長的意圖,還是處里推薦的呢?但不管怎么說,這是一次機會,是讓部領導多了解自己的機會。
  在他與駝副部長一起聽江山市委組織部匯報時,賈士貞得知,原來江山市委早在兩年前就采用這種公開選拔的辦法選拔過副處級領導干部。實踐證明,采取這種辦法選拔領導干部,不僅給了政治堅定專業突出的干部平等競爭的機會,拓寬了組織部門選拔優秀領導干部來源的渠道,對干部隊伍重知識講實績樹正氣也起到了積極引導和有力的促進作用,而且還得到了廣大干部和人民群眾的認可和好評。這次他們還是本著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準備選拔一名縣長一名區長三個局長。賈士貞聽得那么認真,那么仔細,并做了完整的記錄。
  晚上,賈士貞懷著激動的心情,將長期以來堆積在心里的設想,逐條進行整理,清晰而詳細地寫成文章,他準備在適當的時候向領導談談自己的看法。
  這時,駝副部長的司機魯兵推門進來說,駝副部長叫他過去,賈士貞隨后來到了駝副部長的房間。
  駝副部長正在看報紙,聽到聲音,他放下了報紙,臉上并沒有笑意:“坐坐吧,小賈。”
  陪同組織部領導單獨出差,這還是第一次。畢竟職務懸殊太大,賈士貞感到緊張而又拘謹。
  “小賈,現在工作怎么樣,理出頭緒來了嗎?”駝副部長臉上露出點笑意說。
  賈士貞笑笑,說:“我在努力學習,盡快讓自己適應組織部的工作。”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和見解,甚至有一股熱情想把工作做得更好,但是要有一個過程,比如組織部考察選拔任用一個干部怎樣才能有一個很好的很完善的科學的機制,不是某一個人苦思冥想得出一個公式就能辦到的。多少年來形成的制度習慣,哪一個人想一下子破了這個規矩,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強行去破,必然會碰得頭破血流。”駝副部長嚴肅地看著賈士貞說。
  賈士貞不停地點著頭,不言而喻,他猜想,一定是駝副部長聽到什么了。無論當初是誰主動提出把他退回去的,他斷定,仝處長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那時駝副部長不在家,到底仝處長說了他什么,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駝副部長的一番話,對他是意味深長的一次教育。
  “有些事,也許你是正確的,真理也在你手里,但是輪不到你來說。”駝副部長接著說,“組織部就是管干部的地方,但任用一個干部絕不是你或者我說了算的。組織部門不是研究所,不可能有學術上的爭論,更不可能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主要是服從,而且是絕對的服從。”
  賈士貞默默地看著駝副部長,在認真地聽著。他感到駝副部長和他談的都是真心話,對他以后的成長是有好處的。同時,他也想到了自己被退回去,又能重新回到省委組織部,肯定是駝副部長起了關鍵性的作用,可駝副部長卻從沒在他面前提起過此事。想到這里,一股感激之情崇敬之情從心底油然生起……
  他像個小學生彬彬有禮地在聽著老師講課;他像個乖孩子在聆聽著家長的教誨。
  江山市委的會議開了兩天,主要是總結過去公開選拔副處級干部的經驗,提出下一步公開選拔幾個正處級干部的意見;研究制定了一整套規則和實施辦法。首先是廣泛宣傳發動,只要是符合條件的人都可以報名,然后進入資格審查,在文化考試的基礎上進行考核,并通過報紙電視在群眾中公示。凡是對公示名單提出異議的,由組織紀檢審計等相關部門組成專門機構,進行審查,并將結果進一步公示。最后按照一比五的比例進行公開答辯,由評委共同決定錄取對象。對于因名額限制成績優秀而沒能錄取者,進入組織部門的人才庫,可以在必要時推薦錄用。
  這一次會議,讓賈士貞開闊了視野,開闊了眼界,無論理論水平還是實踐能力都產生了飛躍。
  回到部里上班的第二天下午,仝處長把賈士貞叫到他的辦公室,滿面笑容地給賈士貞倒了一杯水,并告訴賈士貞他已同辦公室商量好,決定把他現在住的那套房子大房間里的東西都搬走,那個兩居室的房子就正式分給他住了。賈士貞自是十分感動,自然是一番感激領導關心和表忠心的話。談了一會兒,仝處長又繞回到王學西的考察材料上來了。仝處長對他說,這事都怪他方法簡單了點,王學西的情況他是了解的,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假如有人問及此事,不要把當時那些說不清的事說出去。
  “仝處長,我當時剛剛到組織部,工作上很多事都是外行,說錯了話,請仝處長多多原諒,在這里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請仝處長放心,這事已經過去那么長時間了,王主任人家已經是正廳級領導了。我一定會處理好方方面面關系的。”
  仝處長笑呵呵地說:“好,今晚下班我們去宏門大酒店吃飯!”
  走出仝處長的辦公室,賈士貞有些不安起來,他不知道為什么仝處長要約他去大酒店吃飯,他也從沒陪過仝處長出去應酬過,更不知道是誰請客。更令他擔心的是,今天除了仝處長,不知道還有什么樣的重要人物,萬一仝處長看出他和宏門大酒店華祖瑩之間的什么破綻,那豈不是被仝處長抓住把柄了。可轉念一想,自己不是沒做賊嗎?心虛啥呀!
  按照仝處長說的時間,晚上下班后,賈士貞提前半個小時走進了了宏門大酒店。
  賈士貞一進大廳,只見對面樓梯走下來一個女人。看到那熟悉的容貌,窈窕可人的身段,賈士貞的心臟一陣亂跳。他極力想避開她。而這時,那女子已經走下了樓梯,一下子愣在了那里,頃刻間,那女子竟快步地走上前來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他,低聲地說:“你……怎么會是你……”
  賈士貞立即躲開她那深情而又驚疑的目光,平靜了一下自己那激烈跳動著的心臟說:“你好,華小姐!”
  “你……你怎么來了?”華祖瑩伸出來的手,又縮了回去。她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接著問,“你……不是被……退回去了嗎?”
  “是啊!”賈士貞笑了笑,“難道被退回去了,這省城就不能來了?這宏門大酒店就不能進了?”
  華祖瑩自知她的話唐突了些,可賈士貞到底因為什么被組織部退了回去?臨走時都沒向她打聲招呼,他是被冤枉了,還是真的犯了什么錯誤?這些問題一直在她頭腦里纏繞著。此刻,突然間見到他,這令華祖瑩思念惦記他已久的心怦然加快了跳動。她覺得有很多話要對賈士貞說,可此處又不是說話的地方,她隨口而出說:“是有應酬,還是……”后面的話還沒有說下去,她就感到臉上一陣灼熱。
  賈士貞看著華祖瑩,說:“找個地方坐幾分鐘好嗎?”
  華祖瑩點點頭,一邊轉身一邊像招呼客人一樣,請賈士貞上了樓。
  既然華祖瑩已經知道他曾被退回烏城,賈士貞也就不再隱瞞了,但是他沒有把其中的內幕告訴華祖瑩,只是輕松地搪塞過去了;至于說今天到底是誰請客,賈士貞說他真的不知道,而是他的頂頭上司仝處長叫他來的。他說之所以提前過來,主要是想看看華小姐,畢竟他們有幾個月沒有聯系了。華祖瑩認真地聽著,被賈士貞對她的掛念之情深深地感動著,情緒很是高漲。不管怎么說,賈士貞終于調進了省委組織部了。
  看看時間,華祖瑩催促賈士貞趕快去應酬領導,一會兒,她會視情況見機行事,前去救駕的,絕不能讓他在酒桌上難堪。
  剛走到大廳,只見一輛奧迪轎車緩緩地停在了一樓大廳門外,車門一開,王學西和仝處長下來了。果然不錯,今天又是王學西請客!
  剎那間,賈士貞頭腦里跳出一個疑問:王學西和仝處長為什么叫他這樣一個既無身份,又無地位的工作人員參加呢?于公于私都是沾不上邊兒的啊?
  當他走下樓梯時,王學西遠遠地就伸出了手,狂笑著說:“貴客,貴客!”并一把抓住賈士貞的手,一邊用力抖著一邊說,“士貞同志,可是我們省委組織部的希望啊!你能回到組織部,我王某非常高興!今天我特向你表示恭賀啊!也算是為你接風啊!”說著又轉身對仝世舉說,“仝處長,你不要見外,你手下能有這樣的精兵強將,說明你領導有方啊!”
  王學西雖然滿嘴痞話,但賈士貞還是能聽出弦外之音的,不管今天的宴請是否專門為他舉行的,起碼說,在王學西的心里并沒有輕視他這個小人物。可王學西這樣做到底又是為什么呢?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固然,省委組織部的部長們王學西請不動,那么副處級以上的干部還有那么多人,而那些老科級干部又有多少啊?王學西為什么偏偏請他這個組織部里的小卒子呢?
  賈士貞不覺疑云陡升。應該說,那場車禍相遇之后,在王學西和賈士貞兩人的心里,相互之間都深深地銘記著對方。也許只有王學西得知賈士貞被退回烏城那半個多月的時間里,才算真正了卻了他的心頭之患!與其說今天是專門為了恭賀他調回省委組織部,還不如說是他王學西設下的“鴻門宴”!哎,也許是自己多慮了,賈士貞這樣開解自己。
  王學西身后突然傳來了那滿嘴黑牙汪永的聲音。這個不受群眾歡迎的家伙,竟在王學西的運作之下,當上了副廳級的紀檢組組長了。站在他身邊的還有那個大個子禿頭頂的廖處長和小張小李兩個漂亮的年輕女子。
  這時,一位靚麗女子迎了上來,引導眾人上了二樓。賈士貞瞥一眼周圍的人,他有點相信了王學西剛才的話,也許今天的盛宴真的是為他所舉行的。這使他的心里真的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進入包間,王學西在首席上坐定,拉著仝處長和賈士貞在他的左右就座。菜已經擺好,小姐捧著三瓶貴賓五糧液進來了,一看這架勢,賈士貞害怕了起來。
  酒席一開始,王學西端著滿滿一杯酒,講了一番痞話算是祝酒詞了,不容任何人講話,都必須把酒喝光。賈士貞不肯喝,可仝處長拉下臉來命令他喝,他只好喝干了。
  雖說賈士貞并不是那種嗜酒如命的人,但若是認真對付的話,半斤酒也沒問題。誰知今天有王學西的霸道,仝處長的權力,不知不覺兩瓶五糧液已經喝光了。這時,仝處長的手機響了,他抓著手機,大聲叫了半天,因室內吵鬧聲太大,仝處長捂著耳朵出去了。過了一會,回到席間,雙手作揖:“王主任諸位,實在抱歉,我有急事要先走一步。”說著舉起酒杯,“感謝王主任的盛情!”放下酒杯時又說,“一切都由士貞代我多敬敬各位,望各位海涵!”
  仝處長一走,人人都把目標集中在了賈士貞的身上。賈士貞自知今天難以下臺,可是又容不得他不喝了。雖然已感到頭重腳輕,兩腿不聽使喚,但是哪里能經得起這一群人你軟我硬的敬酒啊。
  華祖瑩總對今晚賈士貞的赴宴不大放心,幾次來到包間門外,又都欲進又退。當她再次來到這間包間門口時,正碰上里面出來一個黑牙齒的男人,舉止有點鬼祟,另一個男人弄不清是什么人,好像不是席間的人。她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慢慢地經過他們身邊,斷斷續續地聽到黑牙齒的男人說:“他已經……差不多了……你把他放到屋里,脫光衣服,選一個……最漂亮……”
  華祖瑩不敢停留,生怕引起他們的懷疑,往前走了幾步,隨即回過頭來,只見那個男子從黑牙齒的人手里接過錢,只是看不清是多少,那個男的接過錢就兔子一樣地跑下樓去了。
  華祖瑩疑竇頓生,憑她的直覺,這兩個人一定在進行一樁不光彩的交易。華祖瑩認出那個黑牙齒的男人,他不就是剛才和賈士貞一起吃飯的那個個子不高的男人嘛!而另一個男子是誰?華祖瑩盯著看了半天,那個黑皮膚瘦高個子已經出了大廳的旋轉門。
  如今干什么買賣的人都有,賣淫嫖娼吸毒販毒。華祖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說她一個打工妹管得了那么多嗎?然而,華祖瑩的心里,怎么也放不下這件事。她一陣胡思亂想,不知道自己今天為何如此忐忑不安!她哪里想到她是在為賈士貞擔心啊!可是當她冷靜了一會兒之后,又覺得自己有點好笑,即使這些人嫖娼賣淫販毒,與賈士貞何干?胡思亂想了一會,還是放不下心,便匆匆下樓去了。
  出了大門,到處看了一會,不見剛才那個黑皮膚瘦高個子,她又返回酒店,找到一個男青年,低聲耳語了幾句后說:“小梁,謝謝你……”華祖瑩一抬頭,只見那幫人擁著賈士貞出了包間,華祖瑩轉身退到小梁身邊,又和小梁說了幾句話,這時賈士貞他們已經走到大廳里,看樣子,賈士貞已經醉得差不多了,走路的步子東倒西歪的,目光呆滯。華祖瑩看著他們出了大廳,便和小梁從旁邊的推拉門跟了出去。隨后一輛桑塔納轎車過來了,車還沒停穩,下來一個人,華祖瑩一看,正是剛才和黑牙齒男子鬼鬼祟祟的那個瘦高個兒男子。只見他把賈士貞扶上了車,而其他人立即散去了。這更讓華祖瑩疑惑起來,她沒有猶豫,立即招了一輛的士,拉著小梁,跟著那輛桑塔納轎車尾隨不放。

微信看書:微信搜索 -> 公眾號 -> 無憂書城
無憂書城 > 官場小說 > 組織部長 > 組織部長前傳 > 第二十章 宏門大酒店的“鴻門宴”

發表評論

看過此書的人還喜歡

1接待處處長作者:高和 2組織部長前傳作者:大木 3官道之色戒 4市長秘書前傳作者:王曉方 5駐京辦主任(一) 查看圖書全部分類
無憂書城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