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書城
返回 宇宙盡頭的餐館目錄

第十章

所屬書籍: 宇宙盡頭的餐館     發布時間:2012-11-21

  宇宙,就像此前所觀測到的那樣,大得令人不安。大多數人更趨向于忽略這個事實,以便過上平靜的小日子。

  如果可能的話,許多人會歡天喜地地遷離宇宙,搬到一個他們自己創造出來的小得多的地方去。大多數生物實際上正是這么做的。

  比如說,在銀河系東臂的一個角落里,有一顆叫做奧格拉文的巨大的森林行星,但行星上所有的“智慧”生物卻都永久性地居住在一棵又小又擠的堅果樹上。在這棵樹上,他們出生、成長、戀愛,在樹皮上刻下關于生命的意義、死亡的無意義、控制生育的重要性等內容的思考文章,以及經所規模相當小的不多的幾場戰爭后,晟終死去,尸體被捆在遠離樹干的一些不太容易到達的抖技下面的情況。實際上,離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滔天罪行的,原因是他能夠支持生命的樹,或者,其他樹木真的是由于吃多了奧格拉果而產生的幻覺嗎?

  奧格拉文人的行為看似有些異乎尋常,但實際上,銀河系內找不出哪種生命形式沒有曾經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犯過性質相同的錯誤,這也正是絕對透視旋渦之所以如此恐怖的原因。

  因為,一旦你被投進這個旋渦,你將會獲得瞬間的一瞥,看到完全難以想像的天地萬物的無限,以及在其中某個地方的一處細微的標記,一個極其微小的點上的一個撅其微小的點,寫著“你在這里”

  灰暗的平原展現在贊福德面前,這是一片被遺棄的,毀滅了的平原。風狂野地鞭打著地面。

  目力所及的一半之處,是那個鋼鐵拱頂所形成的圓丘,那兒,根據贊福德的推測,就是他要去的地方了:那就是絕對透視旋渦。

  他停住腳步,陰郁地看著那個地方。突然問,里面傳出一聲非人的恐怖哀號,仿佛是一個人的靈魂在烈焰灼燒下脫離了肉體;這聲音穿透了風,漸漸消失了。

  贊福德懷著恐懼繼續朝前走,他的血液冰涼,仿佛已經快變成液氮了。

  “嘿,那是什么?”他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喃喃地說。

  “一段錄音,”伽古拉瓦說,“是上一個被投進旋渦的人留下的。這玩意兒總是放給下一個犧牲品聽。算是一種前奏吧。”

  “唔,聽上去有些糟糕……”贊福德結結巴巴地說,”我們能離開一會兒,去參加一個派對或者別的什么嗎?留點時間仔細考慮一下該不該去,怎么樣?”

  “就我所知,”伽古拉瓦縹緲的聲音說,“我現在大概正在參加一個派對。我是指我的身體。它參加了許多派對,可都不帶上我。它總說,我只會礙手礙腳。”

  “你的身體到底是怎么回事‘”贊福德說,他急切地渴望推遲即將發生在他身上的事,無論那是什么事。

  “嗯,你知道,它很忙。”伽占托瓦吞吞吐吐地說。

  “你是說它已經具有了自己的意識?”贊福德問。

  在伽古拉瓦重新開口之前,是一陣稍顯冷落的長時間停頓。

  “我不得不說,”他最終回答說,“我覺得你的話缺乏品味。”

  贊福德咕噥著道了歉,既迷惑不解,又相當尷尬。

  “沒關系,”伽占拉瓦說。“不知者不為罪。”這聲音不太高興地飄蕩著。

  “實情是,”這聲音繼續說道,從語氣上看,他正在很費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實情是我們眼下正處于分居階段,等待法庭宣判。我預計最終會以離婚收場。”

  聲音再次停止了,把贊福德晾在那兒,不知潑說些什么。他只好含混不清地咕嚕了幾聲。

  “我想,我們倆可能不太適合,”伽古拉瓦最后說,“我們從來沒有高高興興地干同一件事。最激烈的爭吵總是跟性和釣魚有關。最后,我們嘗試把這兩者結合起來,但你或許也想像到了,產生的結果是徹頭徹尾的災難。現在,我的身體拒絕讓我進人。它甚至不來看我!”

  他又悲傷地頓了一下。風繼續鞭打著平原。

  “它說我不過是居住在它里面,我指出,實際上,按規矩,我就應該居住在它里面。它則說,它們身體晟受不了的就是這種自作聰明的評論,這種話會刺得它左鼻孔生疼,所以它要離開我,它很可能會扣留我的名字。”

  “哦,”贊福德小聲地問,“什么名字?”

  “皮茲珀特,”那聲音說,“我的全名是皮茲珀特·伽古托瓦。這才是真正完整的,不是嗎?”

  “呃,”贊幅德同情地說:“這就是為什么我,作為—縷脫離了肉體的意識,獲得了這份工作……絕對透視旋渦的管理員。沒有人會在這顆星球的土地上行走……除了旋渦的犧牲品之外,但恐怕他們不能算數。”

  “我會告訴你這里的故事。你愿意聽嗎?”

  “許多年前,這里曾經足顆繁榮、歡樂的星球……人、城市、商店……一個正常的世界。這些城市的主干道上的鞋店比需要的多了些。并且,這些鞋店的數量還在緩慢地、不知不覺地增長著,這是一個著名的經濟現象,但親眼看著它發展下去卻是一場悲劇。因為鞋店越多,所必須生產的鞋就越多,鞋的質量就越差,穿起來就越不舒服,而鞋穿起來越不舒服,就會有越多的人必須買鞋……以保證自己有鞋穿,從而導致鞋店的數量越發增加,直到這個地方的經濟超過了界線,我稱之為鞋事件,再也不可能修建除了鞋店之外的任何東西。結果昵——招來毀滅以及饑荒。大多數人口都消亡了。剩下的人在基因結構上不穩定,他們都變異成了鳥……你剛才已經見到過他們中的了。他們詛咒自己的腳,詛咒這片土地,發誓沒有會再在這上面行走。真是巨大的不幸啊。來吧,我必須帶你到旋渦去了。”

  贊福德困惑地搖了搖頭,跌跌撞撞地沿著平原往前走。

  “你是本地人?……”他問,“這個可怕地方的人,是嗎?……”

  “不,不,”伽古拉瓦說,仿佛吃了一驚,“我來自蛙星系c世界。美麗的地方,可以開開心心釣魚。每天晚上我都會飛回去,我所能做的只有遙望著它。這顆行星上惟一還能運行的絕對透視旋渦。它被建造在這里,因為沒有任何人愿意建造在自己家門口的臺階前。”

  又一聲凄厲的尖叫撕裂了空氣,贊福德哆嗦了一下。

  “那玩意兒究竟能對一個人干些什么?”他喘息著問。

  “讓你看見宇宙,”伽古拉瓦簡潔地說,“整個無限的宇宙。無限多的恒星,它們之間無限遠的距離,以及你自己……一個小到不可見的點上的一個小到不可見的點,無限小。”

  “嘿,你知道,伙計,我可是贊福德·畢博布魯克斯。”贊福德咕噥著,試困振作起他最后殘存的一絲自尊。

  伽古拉瓦沒有回答,只是恢復了他那悲哀的“哼哼”聲,直到他們來到平原中央那個已經失去了光澤的鋼鐵拱頂前。

  他們到達時,側面的一扇門“轟”地一下打開,露出里面一間漆黑的小房間,

  “進去。”伽古拉瓦說。

  贊福德充滿了恐懼。”啊?什么?現在嗎?”他說。

  “現在。”

  贊福德緊張地盯著里面。房間很小,四壁是鋼鐵,幾乎容不下第二個人。

  “這玩意兒…嗯看上去不太像我心耳中的旋渦。”贊福德說。

  “它本來就不是,”伽古拉瓦說,“這只是電梯。進去。”

  帶著十二萬分的驚恐,贊福德走了進去。他能感到伽古拉瓦也進了電梯,就在他邊上,雖然這個脫離了肉體的家伙并沒有說一句話。

  電梯開始下降。

  “要能應付這個,我得作好恰當的思想準備才行。”贊福德咕噥著。

  “根本不存在恰當的思想準備。”伽古拉瓦嚴厲地說。

  “你可真是知道怎么才能讓一個人感到自己不中用啊。”

  “我不行。旋渦在這方面倒是一把好手。”

  到了升降井的底端,電梯從后面打開了,于是,贊福德又跌跌撞撞地進人了另一個鋼鐵四壁……顯然是為某種特殊用途而設計的小房間。

  房間的遠端孤零零地立著一個豎放著的金屬箱子,大小剛好夠一個人站在里面:

  一切就這么簡單。

  這個箱子通過一根粗電線與一小堆元件和儀器相連。”就是那玩意兒?”贊福德吃驚地問。

  “是的。”

  看上去還不算太差,贊福德想。

  “我得站進去,是嗎?”贊福德又問。

  “當然,”伽古拉瓦說,“而且,恐怕你現在就得這么做。’·

  “行啊,行啊。”贊福德說,他打開箱子蓋,站了進去。

  他在箱子里等待著。

  五秒鐘過后,伴隨著“咔嚓”一聲,整個宇宙就和他一起在這個箱子里了。

微信看書:微信搜索 -> 公眾號 -> 無憂書城

發表評論

看過此書的人還喜歡

1銀河系漫游指南 2黎明之劍作者:遠瞳 3劉慈欣短篇小說作品作者:劉慈欣 4流浪地球作者:劉慈欣 5你一生的故事 查看圖書全部分類
無憂書城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 快乐8走势图表 北京11选5综合走势图 五分彩是国家发行的吗?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 4887香港铁算小说 福建36选7官网 千炮捕鱼达人 宝博棋牌官网下载 玩股票怎么玩 分分彩后二走势图怎么看 安徽省福彩快3走势图 王中王开奖结果24码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 最新李逵劈鱼 微乐四川麻将下载安装 今天股市行情最新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