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書城
返回 宇宙盡頭的餐館目錄

第三十三章

所屬書籍: 宇宙盡頭的餐館     發布時間:2012-11-21

  大約一英里之外的樹林中,阿瑟·鄧特聽見福特長官走近,于是急忙開始全神貫注于他正在做的事情。

  他正在做的事情相當奇怪,是這樣的:在一片大而平的巖石上刻出一個巨大的正方形,再劃分為169個小正方形,一條邊13個。

  接下來他收集了一堆小塊而平的石塊,每一塊上都刻上一個字母:兩個幸存的土著男人愁眉苦臉地坐在巖石邊上,阿瑟·鄧特正在試周向他們解釋這些石塊所代表的奇怪的概念。

  到目前為止,土著人做得不算太好。他們嘗試吃下其中的一些,埋掉另外一些,然后把剩下的扔掉。但最后,阿瑟終于成功地讓其中一個人把兩塊石頭放在他刻的格子里。這個進展速度甚至比昨天還慢,土著人的智力似乎和他們的精神一樣,正迅速低落下去j

  為了慫恿他們繼續下去,阿瑟自己放了幾個字母塊到格子里,然后鼓勵這些土著加上更多石塊。

  事情進行得不太順利,

  福特站在附近的一棵樹旁邊,安靜地看著,

  “不,”阿瑟對一個亂放字母的土著說,語氣中透出極端的沮喪,“你瞧,O算10分,它址一個字的一部分,這個字有三倍分值,所以··瞧,我已經把規則解釋給你聽了不,不,放下那塊下顎骨好的,讓我們重新開始。這次集中精力:”

  桶特手肘靠在樹上,手撐著頭。

  “你在做什么,阿瑟?”他小聲問。

  阿瑟吃驚地抬起頭。他突然產生了一種感覺,覺得自己所做的這一切也許有點兒蠢,他只知道,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這個游戲對開發他的智力產生過極大影響,教用如神。但那時的情況和現在不一樣,更準確地說,未來那時的情況將和現在不一樣。

  “我正在試著救這些穴居人玩拼字游戲,”他說。

  “他們不是穴居人!”

  “可他們看上去像穴居人。”

  福特沒有再糾纏下去,

  “我明白了。”他說。

  “真是件費力的括兒。”阿瑟疲倦地說,“他們惟一知道的單詞就是‘嗚哇’,而且還不會拼寫。”

  他嘆了口氣,坐回去。

  “你想達到什么目的呢?”福特問。

  “我們必須鼓勵他們進化!發展!”阿瑟憤怒地大喊,他希望剛才那聲疲綣的嘆息加上現在的憤怒,能夠有助于抵消掉他心里那種自己在干蠢事的感覺,可惜做不到。他跳了起來。

  “和我們一起抵達這里的那些白癡,一個由他們傳承下去的世界,你能想像到嗎,”他說。

  “想像,”福特說,眉毛一揚,“我們不需要想像。我們已經看見了,”

  “可是…”阿瑟絕望地來回揮舞著手臂。

  “我們已經看見了,”福特說,“無可逃避。”

  阿瑟朝一塊石頭踢去。

  “你把我們的發現告訴他們了嗎?”他問。

  “嗯、嗯、嗯、嗯、嗯。”福特說,注意力顯然不是很集中。

  “挪威,”阿瑟說,“司拉提巴特法斯特留在冰川中的簽名。你告訴他們了嗎?”

  “休想說什么?”福特說,“這對他們有什么意義呢?”

  “意義,”阿瑟說,“意義?你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這顆行星就是地球!這里是我的家鄉!這里曾經是我出生的地方!”

  “曾經。”福特說。

  “好吧,將是。”

  “是的,二百萬年之后。你為什么不告訴他們這個呢?走過去對他們說,‘請原諒,我只是想指出,二百萬年之后,我將出生在距離這里僅僅幾英里的地方。看看他們會說些什么。他們會把你綁在一棵樹上,然后放把火。”

  阿瑟悶悶不樂地聽著。

  “正視現實吧,”福特說,“那邊那些家伙才是你的祖先,而不是這里這些可憐的生物。”

  他朝無精打采地擺弄石塊字母的猿人們那邊走過去,一邊搖著手。

  “別管什么拼字游戲了,阿瑟,”他說,“它拯救不了人類,因為這個種群根本成不了人類。人類這個種族現在正在山耶邊嘲著一塊巖石坐著,拍關于他們自己的記錄片。”

  阿瑟不禁有點畏縮。

  “我們肯定還是能做些事情的。”他說。一種可怕的孤獨,凄涼之感淹沒了他。他在這兒,在地球上,但地球已經在一場隨意的可怕災難中失去了未來,現在似乎叉要喪失它的過去:

  “不,”福特說,”我們什么也不能做。這不是改變了地球的歷史,你瞧,這本身就是地球的歷史。不管你接不接受,但事實如此:高爾伽弗林壹姆人是你們的祖先。二百萬年之后,他們被沃貢人毀滅了。歷史從來不會改變,它只不過像拼板玩具一樣,是一塊塊拼起來的。生活真奇妙,不是嗎,”

  他撿起字母Q,用力扔進遠處的一片女貞樹叢中,擊中了那兒的一只小兔子。這只兔子受了驚,跑個不停,直到被一只孤貍襲擊、吃掉,而這只孤貍則被一根骨頭卡住,在一條小溪岸窒息而死,隨后被小溪沖走了。

  接下來的幾星期,福特長官拋開自己的驕傲,開始和一個女孩建立起某種關系。在高爾伽弗林查姆上時,她是一個人事官員。后來,她卻因為喝了被一具死狐貍的尸體污染的池塘里的水死掉了,讓福特感到極度傷感。從這個故事里只可能得出一個教訓,那就是,一個人永遠不應該把字母Q扔進一片女貞樹叢,但不幸的是,有些時候,這種行為是不可避免的。

  生活中大多數真正至關重要的事情往往被人忽視,這一系列前因后果也一樣,完全被福特長官和阿瑟·鄧特所忽略了。此刻,他們正傷心地看著一個土著人愁眉苦臉地擺弄著另外一些字母。

  “可憐的穴居人。”阿瑟說。

  “他們不是”

  “什么?”

  “噢,沒什么。”幅特說。

  這個可憐的生物發出一聲悲慘的嚎叫,重重地一拳砸在巖石上。

  “對他們來說,這有點兒像是浪費時間,不是嗎?”阿瑟說,

  “嗚,嗚,嗚哇。”土著人咕噥道,又是一拳砸在巖石上:“在進化過程中,他們必將敗在電話消毒員們的手下。”

  “鳴哇,咕,咕,”土著人同執地叫道,一邊繼續用拳頭砸巖石。

  “為什么他要一直砸巖石呢?”阿瑟說。

  “我想也許是想讓你繼續和他玩拼字游戲,”福特說,“他在指著那些字母。”

  “再拼出——個‘dwldiwdc’出來可憐的家伙,我反復告訴他們,那串字母里只有一個g。”

  土著人又砸了一下巖石。

  他們從他的肩頭望過去。

  他們的眼睛瞪大了。

  那堆亂七八糟的字母中,有八個被抽了出來,排成了一條清晰的直線。

  它們拼成了兩個單詞。

  這兩個單詞是:“420。”

  “咕哈咕哈,咕,咕,”土著人解釋道。他氣憤地把這些字母掃開,然后遛達到旁邊的一棵樹下,和他的同伴聚在一起。

  福特和阿瑟盯著他。然后,他倆面面相覷。

  “這是我認為的那個意思嗎?”他倆同時問對方。

  “是的。”他倆同時說。

  “42。”阿瑟說。

  “42。”福特說。

  阿瑟跑到那兩個土著人身邊。

  “你們想告訴我們什么”他叫道,“這是什么意思,”

  其中一個土著人在地上翻了個身,朝空中踢了踢腿,然后又翻回去,睡著了。

  另一個爬到樹上,朝福特長官扔七葉樹果。無論他們想說的足什么,他們已經說完了。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福特說。

  “不太知道。”

  “42是‘深思’給出的數字,是終極答案。”

  “是啊。”

  “地球是‘深思’設計和建造的電腦,用來研究這個終極答案所對應的問題。”

  “我們是這樣認為的。”

  “有機生命是電腦母體的一部分,”

  “如果你要這么說的話,”

  “我是這么說的:這就意味著,這些土著人,這些猿人,是電腦程序必備的組成部分,而我們和高爾伽弗林查姆人卻不是。”

  “可是穴居人正在滅絕,高爾伽弗林查姆人顯然將取代他們。”

  “正是這樣,所以,你一定能看出這意味著什么。”

  “什么,”

  “抬頭看!”福特長官說。

  阿瑟四下看了看。

  “這顆行星目前的情況不太妙。”他說。

  搞特愣了愣,

  “不過,它一定還是計算出了一些東西,”他晟后說,“因為馬文曾經說過,他能夠看見那個問題,就印在你的腦波網形中。,,

  “可是…”

  “可能是個錯誤的問題,或者是正確的問題的變形。但如果我們能把它找小束,它也許會給我們提供一條線索。不過,我看不出我們怎么才能辦到這一點,”

  他們為此悶悶不樂了好一陣。阿瑟坐在地上,開始拔草,但他銀快就發現,這不是一件能_止他專心投人的事情。他不能指望草,樹看上去也不管用,綿延的群山看上去不知要綿延到何方,未來看上去則像一條窄道,只能由此通過,

  福特瞎擺弄著他的亞以太感應器。它仍然毫無聲息。他嘆了口氣,把它放到一邊。

  阿瑟從他自制的拼字游戲盤上撿起一塊字母石塊。是個“T”。他嘆了口氣,又把它放了回去。放回去后,它旁邊的字母是“I’。它們拼成了‘它’,他順手又撿起旁邊的兩塊石頭扔了出去。一個“s”和一個“H”出于一種奇怪的巧合,這樣所得到的那個詞恰如其訃地表達了思索當前的感受。他盯著它瞧了一會兒。他并不是有意這么做的,這只是一個隨機的偶然事件。他的腦子慢慢地掛到了一檔,起步。

  “福特,”他突然說,“你瞧,如果耶個問題印在我的腦波網形中,而我卻意識不到它,耶它一定足藏在我的潛意識中的某個地方。”

  “是啊,我想是這樣:”

  “一定有什么辦法把這種潛意識給呈現出來。”

  “噢,足嗎?”

  “是的,通過引人由潛意識控制的一些隨機因采。”

  “怎么做?”

  “比如說,從一個不透明的袋子里往外取拼字游戲字母:”

  福特跳了起來。”聰明!”他說。他把他的毛巾從背包里扯出來,扎了幾個結,變成了一個袋子,

  “這是發瘋,”他說,“絕對是胡鬧。但我們還是要這么做,因為這是聰明的胡鬧。來吧,來吧。”

  太陽謙卑地從云層后面穿過。憂傷的小雨滴落了下來。

  他們把剩下的字母集中起來,倒進袋子,然后搖勻:

  “好了,”福特說,“閉上眼睛,把它們取出來。快,快,快。”

  阿瑟閉上眼睛,把手伸進裝滿石塊的毛巾里。他和了和,然后取出四個,交給福特。福特按照交到他手上的先后順序把它們在地上排開。

  “w,”福特念道,“H,A,T…whm,什么!”

  他眨了眨眼。

  “我想這招行得通!”他說。

  阿瑟又取出3個交給他。

  “D,O,Y…D0y0。噢,也許還是行不通。”福特說。

  “這是下面三個。”

  “O,u,G…D0y叫g恐怕沒有任何意義。”

  阿瑟叉從袋子里取出了兩個。福特把它們擺好。

  “E,T,doyDugn…doyouget,你得到!”幅特叫道,“行得通!太令人驚訝了,這招真的行得通!”

  “還有呢!”阿瑟興奮地以最快建度取出字母。

  “I,F,”福特說,“Y,O,u,M,u,L,T,I,P,L,Y你得到什么,如果你乘以…s,I,x6B,Y…你得到什么,如果你乘以6,用s,E,v,E,N7乘以6”他停了下來,“再來,接下來是什么字母?”

  “嗯,就這些了,”阿瑟說,“里面就這些。”

  他坐下來,感到困惑不解。

  他又摸了一遍扎起來的毛巾,里面確實再也沒有字母了。

  “懷是說就這些了‘”福特問。

  “就這些了。”

  “7乘以6。42。”

  “就是這個。里面就這些。”

微信看書:微信搜索 -> 公眾號 -> 無憂書城

發表評論

看過此書的人還喜歡

1魔鬼積木作者:劉慈欣 2宇宙盡頭的餐館 3三體作者:劉慈欣 4九星毒奶作者:育 5球狀閃電作者:劉慈欣 查看圖書全部分類
無憂書城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 互联网金融很赚钱吗 股票配资顶牛ˉ信任杨方配资 斗牛棋牌游戏规则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网址 网上赚钱软件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棋牌捕鱼送169彩 850游戏 控制输赢 江西11选5前三直历史开奖 合数单双中特 南京麻将100园算法举例 蓝筹股是什么意思 今天喜乐彩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6十1开奖查询 李逵劈鱼2下载 game516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