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書城
返回 教父目錄
無憂書城 > 外國文學 > 教父 > 第八節

第八節

所屬書籍: 教父     發布時間:2012-11-30

考利昂老頭子遭槍擊后的第一天,是整個考利昂家族忙得不可開交的一天。邁克爾守著電話聽到什么情況就向桑兒轉達。湯姆·黑根忙于奔命,想物色一個雙方都滿意的調解人,同索洛佐安排一次會談。那個“土耳其人”也警覺起來,也許他發覺克萊門扎和忒希奧在全市撤下了天羅地網,企圖查清他的行蹤。但是,像塔塔格里亞家族組織中的頂層人物一樣,索洛佐一直躲在陰暗的角落里不敢露面。這是桑兒早就料到的,敵人勢必要采取這種預防措施。
  克萊門扎忙于對付鮑里·嘎吐,根本分不開手。忒希奧已經受命設法查找路加·布拉西的下落。自從槍擊事件發生的前一天晚上,一直不見路加回家,這是一個兇兆。但是,要說布拉西當了叛徒或遭到了突然襲擊,桑兒都是不能相信的。
  考利昂媽媽待在市內的朋友家里,為的是離醫院近一點,方便一點。女婿卡羅·瑞澤主動提出愿意效勞,但是人家告訴他說,他管好自己的業務就行了,他的業務就是考利昂老頭子給他安排的曼哈頓意大利聚居區的賭博登記業務。康妮陪母親住在市內,為的是也能夠到醫院探望父親。
  弗烈特仍然躺在他的房間里,靠服鎮靜劑維持。桑兒和邁克爾曾經探望過他,看到他蒼白的面容,明顯的病態,大為吃驚。
  “基督啊!”
  從弗烈特的房間出來之后,桑兒對邁克爾說:
  “他看上去好像比老頭子受到的打擊還要嚴重。”
  邁克爾聳聳肩。他當年在戰場上也曾經看到有些士兵嚇成了那個樣子,但是他從來也沒有料到弗烈特也會那樣。他記得他們小的時候,老二要算家中身體最結實的一個,而且在父親跟前也是最孝順的兒子。盡管如此,大家都知道老頭子對這個老二早就有點放棄,認為他不配在家族中承擔重任。他心眼不夠多,此外,心腸也不夠狠。他是個過分與世無爭的人物,沒有足夠的魄力。
  接近黃昏的時候,邁克爾接到了約翰昵·方檀從好萊塢打來的電話。桑兒接過話筒,說:
  “不,約翰昵,目前甭來看老頭子。他病情太嚴重了。你要是來的話,那會搞得滿城風雨,對你不利,我知道老頭子是不會贊成的。等著吧,等他有所好轉,我們可以把他接回家的時候,再來看望他吧。就這樣,我負責向他轉達你的心意。”桑兒掛上電話,回頭對邁克爾說:
  “爸爸一聽會高興起來的,約翰昵·方檀想從加利福尼亞乘飛機來看他。”
  那天下午很晚的時候,負責警衛的人喊邁克爾到廚房去接電話。廚房里的那部電話是登記在電話簿里的,公開的。這是愷打來的電話。
  “你爸爸的傷情不嚴重吧?”她問,聲音有點緊張,有點不自然。邁克爾心里明白:發生的事情她不可能完全相信;他的父親正如報紙上所說的是個黑幫分子。
  “他會好的,”邁克爾說。
  “你到醫院去看望他的時候,我可以同你一道去嗎?”愷又問。
  邁克爾笑起來。她記得他曾告訴她:如果你想要同老腦筋的意大利人相處下去的話,就應該懂得男女關系必須慎重的重要性。
  “這是特殊事故,”他說,“要是記者知道了你的姓名和背景,那你就會上報,會給登在《每日新聞》第三版:老式新英格蘭家庭出身的姑娘竟同大黑幫頭目的兒子勾勾搭搭。你爸爸媽媽看到這樣的報導會高興嗎?”
  愷冷靜地說:“我爸爸媽媽向來是不看《每日新聞》的。”然后又很尷尬地停了片刻,才說,“邁克,你自己還好吧、你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邁克爾又放聲笑了。
  “在考利昂家中,我是個出名的像大姑娘一樣柔弱的男小子,不會威脅到我頭上。要對付我,人家還嫌麻煩,人家不愿意在我身上浪費時間。現在已經風平浪靜了,愷,不會再出什么問題了。整個過程純屬偶然,下次見面時再詳談。”
  “那,下次什么時候見面哪?”
  邁克爾沉思起來。
  “就在今夜晚些時候,怎么樣?咱們就在你的那個旅社喝幾杯,吃點夜宵,然后我一個人到醫院去看看我老子。老是守在這兒接電話,真煩人。就這樣,好嗎?但甭給任何人講,我不想讓攝影記者把咱們倆在一起的鏡頭偷拍下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愷呀,要是咱倆在一起的照片給登在報上,那就太尷尬了。尤其對你爸爸媽媽來說,那就更尷尬。”
  “好吧,”愷說,“我等著你。我可以代您買圣誕節禮物嗎?或要我給你做任何別的事情嗎?”
  “不用了,”邁克爾說。“我只要你作好準備。”
  她激動得忍不住“格格”地笑了起來。
  “我是會作好準備的,”她說,“難道我不是每次都作好準備的嗎?”
  “對,你是每次都作好準備的,所以你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姑娘。”
  “我愛你,”她說,“你也能說‘我愛你’嗎?”
  邁克爾瞅了瞅坐在廚房里的四條漢子。“不能,”他說,“今天夜晚,記住啦?”
  “記住啦。”
  克萊門扎忙了一天終于完成任務回來了,他在廚房里炒番茄醬。邁克爾向他點了點頭就到屋角辦公室去了,黑根和桑兒在這里等他等得不耐煩了。
  “克萊門扎在廚房嗎?”
  邁克爾一笑,說:“他正給士兵煮細條實心面,很像正規軍。”
  桑兒煩躁地說:“告訴他快把那個磨時間的打雜事兒放下,趕快到樓上來,我有更重要的任務要他去完成。給我把忒希奧同他一道喊到這兒來。”
  不一會,他們全都集中在辦公室里。桑兒單刀直人地問克萊門扎:
  “你負責照顧的人照顧得怎么樣?”
  克萊門扎點點頭。
  “你再也看不到他了。”
  邁克爾一聽,像是輕度觸電似的渾身發麻。他意識到他們談的“他”就是鮑里·嘎吐:小鮑里已經一命嗚呼了。
  桑兒問黑根:“你同索洛佐聯系上了嗎?”
  黑根搖搖頭。
  “他談判的熱情看樣子是冷下來了,總而言之不那么緊迫了。也許他是非常謹慎小心,為的是不讓我們的哨兵盯住他。總而言之,我還沒有物色到一個他會信任的牽線的高級人士。但是,他一定明白現在必須談判。他讓老頭子從他手上滑脫,老頭子再被抓的機會就一去不復返了。”
  桑兒說:“他是個機靈鬼,是咱們家族從來也沒有碰到過的最機靈的家伙。也許他估計我們是在養精蓄銳。要到老頭子好轉或者打聽到他的情況之后才會采取行動。”
  黑根聳聳肩。
  “肯定他是這樣估計的。但是他仍然不得不談判,沒有別的選擇。我明天就把聯系渠道建立起來,這一點就算定了。”
  克萊門扎手下的一個人敲了敲辦公室的門,進來對克萊門扎說:
  “剛才無線電廣播說,警察發現鮑里·嘎吐的尸體,死在自己的汽車里。”
  “這你甭操心。”
  那個武工隊員對他的司令先是用吃驚的神色望了望,接著就用理解的神色望了望,然后回到廚房去了。
  會議在辦公室里繼續進行,好像沒有個完,桑兒問黑根:
  “老頭子病情有什么變化嗎?”
  黑根搖搖頭。
  “病情穩定,但是不能談話,這種狀況可能還要持續兩天。他給折騰得衰竭不堪了,剛動過手術,仍然需要恢復。你媽媽差不多整天守在他跟前,還有康妮。醫院里到處都有警察;忒希奧手下的人在那兒竄來竄去,以防萬一。再過兩天,他就會大大好轉,那時候我們就可以知道他想要我們干什么。在這期間,我們必須設法把索洛佐穩住,以防他再干出輕率的事情。這就是我催促你同他談判的根本動機所在。”
  桑兒哼了一聲。
  “我已經讓克萊門扎和忒希奧兩人負責找他。也許我們走運,會快刀斬亂麻,一下子徹底解決問題。”
  “你不會走那樣的運,索洛佐太機靈了。”黑根停了一會兒,又說,“他明白,一旦走向談判桌,他就不得不按我們的路子走了。因此,他故意拖延。據我推測,他目前正在串聯紐約其他大家族來支持他。這樣的話,老頭子向我們說句話,我們也就不會找他的麻煩了。”
  桑兒皺起眉頭,說:
  “紐約其他大家族支持他,究竟為的是什么?”
  黑根耐心地解釋說:“為的是避免一場大戰,因為大戰一旦爆發,大家都要吃苦頭,報界和政府也要采取行動。另外,索洛佐也會給他們一些甜頭。你知道搞毒品生意錢多的是。考利昂家族沒有必要染指,咱們包攬的是賭博,這也是最大的生財之道,但是其他大家族卻吃不飽啊。索洛佐是個久經考驗的行家,他們相信他有能力把這個生意搞大。他活著就是他們口袋里的錢,他死了倒是個麻煩。”
  桑兒的臉色有點古怪。邁克爾從來沒有見過大哥的臉色是那個樣子,丘比特型的嘴唇和古銅色的臉頓時發灰了。
  “我們寸步不讓,他們也最好別插手這場格斗。”
  克萊門扎和忒希奧兩人如坐針氈,不安地動著身子。他倆的神態活像步兵將領聽到他們的統帥胡言亂語,要不顧一切地向著堅不可摧的山頭猛沖猛打。黑根有點煩躁地說:
  “沉著點,桑兒,你爸爸是不會讓你想到那方面去的。你知道他常說的一句口頭禪:‘那是有損無益的。’當然羅,要是老頭子說聲要我們捉拿索洛佐,那我們是不容許任何人束縛我們手腳的。但是,這不是個人小事,而是生意上的大事。要是咱們想抓那個‘土耳其人’,而其他大家族要插手干涉,那咱們就將計就計來談判。假使其他大家族發現咱們決心要把索洛佐抓到手,也許會默許的。老頭子也會在別的領域作些讓步,以便事情擺平。但是,不可在這樣的事情上不顧一切地亂砍亂殺。這是生意,甚至你爸爸遭槍擊也是生意上的利弊問題,而不是個人情感上的愛憎問題。現在是你該明白這一點的時候了。”
  桑兒的目光仍然殺氣騰騰。
  “好吧,這一套我都懂,只要如你所理解的那樣,不會有人妨礙我們通緝索洛佐就行了。”
  桑兒又問忒希奧,“路加有什么線索嗎?”
  忒希奧搖搖頭。
  “一點兒線索也沒有。我猜測一定是索洛佐把他抓去了。”
  黑根沉著地說:“索洛佐不擔心路加,這使我感到蹊蹺。索洛佐為人詭詐,對路加這樣的人物不會不提防。我想他可能用什么辦法使路加在當前的斗爭中置之度外了。”
  桑兒咕噥著:“基督啊,但愿路加目前不同咱們作對,我怕的就是這一點。克萊門扎、忒希奧,你們兩個是怎么估計的?”
  克萊門扎慢吞吞地說:“任何人都可能誤入歧途,鮑里就是個例子。但是,說到路加,他這個人只能沿著一條路走下去,教父是他唯一信仰的神明,唯一敬畏的圣哲。不僅如此,桑兒你要明白,你爸爸以教父身份贏得了大家的尊敬,可是路加對你爸爸的尊敬超過了所有的人。不會,路加絕不會背叛我們。而我感到難以相信的是,像索洛佐那號人,盡管他狡猾,竟然能夠突襲路加而一舉成功。路加警惕性高,對任何人和任何事他都存有戒心。他時時刻刻都作好最壞的準備。我想他很可能是到什么地方去了,要耽擱幾天。我們現在隨時都可能聽到他的消息。”
  桑兒回頭瞅瞅忒希奧。這位兵團司令聳聳肩。
  “任何人都可能叛變。路加這人感情容易沖動,也許是老頭子惹惱了他,這是可能的。我想,從表面上看,索洛佐雖然對他來了個小小的突襲,他也可能感到正中下懷,甘當俘虜。這種分析就同參謀的說法吻合起來了。咱們思想上得作最壞的準備。”
  桑兒對大家說:“索洛佐馬上會得知鮑里·嘎吐的情況。這消息對他可能產生什么影響呢?”
  克萊門扎嚴峻地說:“首先會使他三思。他會明白考利昂家族并不是軟弱可欺的。他會發現他昨天的陰謀得逞是非常僥幸的。”
  桑兒果斷地說:“那不是僥幸。索洛佐事前策劃好幾個星期了。老頭子上班,人家肯定每天都在跟蹤著他,注視著他的日常活動,然后再把鮑里收買過去,接著也許把路加也收買了。在節骨眼上,又把湯姆抓去。人家事前要做的一切都做好了。應該說,他們是不幸的,他們雇來的那幾個槍手不中用;老頭子反應太迅速,他們倒有點措手不及。假使他們把他打死了,那我就迫不得已,只好作交易,索洛佐也就勝利了。目前,我就要等著瞧,也許要等五年,十年,才能把他抓到手。但是,別說他僥幸,彼得,那樣說就等于低估了他。而近來,咱們吃虧就在于過分低估他。”
  一個武工隊隊員從廚房端來了一大碗細條實心面,又端來了幾盤菜,還拿來了刀叉和酒。他們一面吃一面談。邁克爾驚奇地旁觀著,他沒有吃。湯姆也沒有吃,但是桑兒、克萊門扎和忒希奧三個人卻狼吞虎咽地大吃起來,掰一片面包,在蕃茄醬里一蘸一拖就啃起來,簡直像一場喜劇表演。他們繼續進行討論。
  忒希奧認為,失去鮑里·嘎吐不會使索洛佐心神不安;另一方面他倒認為,“土耳其人”也許早就料到了這一著,而實際上喜歡這一著。從餉金名單上除掉了一個憑嘴巴提供情報而現在已經無用的人員。對這他根本不會感到吃驚。然而他們面臨的形勢真如忒希奧分析的那樣嗎?
  邁克爾開腔了,發表了不同的見解。
  “我知道在這一方面我是個門外漢,但是,從你們大家對索洛佐所作的分析來看,加上他同湯姆突然中斷聯系這一點,我推測他可能另有詭計。他很可能突然來一手真正厲害的,那他就又會占上風。要是咱們能夠推斷出他的鬼花樣是什么,那我們就會居于主動,扭轉全局。”
  桑兒勉強地說:“是呀,我原來也想到這一點,我可以推斷的也只限于路加。話已經放出去了,說是一見到他就把他押到這兒來,至于他在家族中所享受的特權暫且可以放到一邊去。另外,我還想到的就是,索洛佐同紐約幾家大家族已經做好交易。我們明天就會得到通知,說什么一旦爆發戰爭,他們幾家都要反對咱家。這樣看來,我們不得不同意‘土耳其人’提出的交易。對嗎,湯姆?”
  黑根點點頭。
  “我看情況也就是這個樣子。沒有你爸爸,憑咱們幾個要想頂住這股聯合起來的反對勢力,是不可能的。只有他才有能力對付這幾個大家族。他在政界有后門,他們一直想通過他來通通這些后門。還有,他善于在緊急關鍵時刻把政治后門用于商業。”
  克萊門扎開口說話,對于一個自己手下的頭號干將剛剛背叛了自己的長官的人來說,他的語氣有點大傲慢了。
  “索洛佐絕不可能挨近這棟房子。老板,這你甭擔心。”
  桑兒深思地把他瞅了一會兒,然后對忒希奧說:“醫院怎么樣,你的人守衛得很嚴密嗎?”
  在整個會談過程中,忒希奧第一次表現得對自己的論點絕對有把握。
  “里里外外,”他說,“一天二十四小時。警察把醫院也戒備得相當森嚴。偵探在病房門口等著查問老頭子。說起來真可笑,人家連話都說不成,怎么查問?老頭子仍然靠吊針得到營養,根本不進食,所以我們不必擔心食物出問題。本來,‘土耳其人’愛放毒,廚房倒是應該提防的一個環節。現在他們無法接近老頭子,無論如何也無法。”
  桑兒朝后一仰,靠在椅背上,自言自語地說:
  “下一步他們要抓的不會是我:他們必須同我正常打交道,他們也需要考利昂家族這部機器運轉正常。”
  他對邁克爾咧嘴一笑,說:
  “我覺得,說不定會是你。說不定索洛佐想抓住你作人質,逼我們同意做些交易。”邁克爾的表情有點無可奈何:他同愷的約會已經到時候了。桑兒是不會讓他離開這棟房子的。但是黑根對桑兒急躁地說:
  “不見得,要是人家要人質的話,隨時都可以把邁克抓去。但是誰都知道,邁克是置身于家族業務之外的。他是個老百姓;索洛佐要是抓他這樣的局外人,就會失去紐約其他大家族的支持。甚至塔塔格里亞一家也會幫著追捕他,這是顯而易見的。明天咱們就要接見一個各大家族的總代表,他會告訴咱們說:務必同‘土耳其人’合作做生意。這就是他夢寐以求的,這也就是他的王牌。”
  邁克爾長嘆了一口氣。
  “哎呀,”他說,“今天晚上我一定得到城里去。”
  “去干什么?”桑兒問道。
  邁克爾一笑,說:
  “我計劃去醫院看看咱老子,順便也看看媽媽和康妮。我還有些別的事情要做。”
  像老頭子一樣,邁克爾向來不把自己的真正意圖說出來,現在他也不想把他同愷·亞當姆斯約會的事告訴桑兒。本來也是沒有理由不告訴桑兒的,不過這是各人的脾氣。
  廚房里傳來一陣嘈雜聲。克萊門扎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他回來時雙手捧的是路加·布拉西的防彈衣,里面包著一條大死魚。
  克萊門扎不動聲色地說:“那個‘土耳其人’顯然已經知道了他的奸細鮑里·嘎吐的下場了。”
  忒希奧不動聲色地說:“咱們現在也總算知道路加·布拉西的下落了。”
  桑兒點著了一支雪茄煙,又猛喝了一大口威士忌。邁克爾感到莫名其妙,問道:
  “那條魚究竟是什么意思?”
  黑根對他提出的問題作了解釋:“那條魚的意思就是說路加·布拉西已經安息在海底了。”他說:“這是古老的西西里式的信息。”

微信看書:微信搜索 -> 公眾號 -> 無憂書城
無憂書城 > 外國文學 > 教父 > 第八節
回目錄:《教父》

發表評論

看過此書的人還喜歡

1教父 2離開的,留下的作者:埃萊娜·費蘭特 3月亮與六便士作者:威廉·薩默塞特·毛姆 4飄(亂世佳人) 5肖申克的救贖 查看圖書全部分類
無憂書城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